六皮手游网

UC浏览器用户:

在弹出的下载提示框中,请选择普通下载,安全下载会安装pp助手,但不影响下载游戏安装包!

游戏截图
游戏介绍

我的世界》是一款风靡全球的3D沙盒游戏,由网易游戏代理运营的中国版手游。凭借开放自由的游戏世界、超乎想象的游戏玩法,《我的世界》深受上亿玩家的喜爱。玩家可以独自一人、或与朋友们并肩冒险,探索随机生成的世界,创造令人惊叹的奇迹。加载丰富的组件资源,更能够自由定制自己的游戏世界,开启独特的探索旅程。充满无限可能的《我的世界》,一直在等待着你的到来。快拉上小伙伴一同加入冒险家大家庭吧。

风靡全球的沙盒游戏,全球超过1亿玩家的选择,挑战你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中国版升级的好友系统,让你和小伙伴一起随机探索、创造更大的世界!

《我的世界》手游游戏介绍

《我的世界》提供给玩家极大的自由空间,供玩家在游戏中自由探索。选择你喜欢的游戏方式,加入生存模式探索随机生成的世界,收集资源制作武器与装甲,抵御危险的生物,也可以加入创造模式,享用无限资源构建你的世界,从最简单的住宅到宏伟的城堡,由你亲手实现。

《我的世界》手游游戏特色

1.多种模式总能让你找到喜爱的游戏方式

在生存模式中,玩家可以收集资源,建造建筑,与怪物战斗,探索世界来尽可能的生存与发展下去,在创造模式中,游戏移除了生存模式中的部分系统,让玩家可以自动的移动,建造与拆除方块。

2.广袤的游戏世界

《我的世界》中的游戏世界可称为一个迷你地球,它包含十几种特色各异的生物群系。玩家可以在不同的生态环境发展,与生物进行互动,挑战不同的怪物。

3.可能无限的游戏机制

合成、烧炼、附魔与酿造等系统可帮助玩家在生存模式中存活的更久。红石类组件、命令方块等极具深度的游戏系统,可以让玩家更多探索的可能。你可以使用红石类组件在生存模式中制作陷阱防卫怪物的进攻,也可以制作一些方便生存的设施,或是在创造模式中制作复杂的电路系统。你也可以使用命令方块实现一些完全不同的游戏方式。

4.与朋友们一起畅玩

通过好友系统玩家可以添加好友,与朋友一起联机探索世界。房主可以对房间设置权限与命令,也可为多人世界加入一些特色内容。与好友实时聊天,一起屠龙打怪、建造神奇的宫殿。

5.完成挑战,解锁多种成就

在游戏中完成预设的挑战时,玩家可以解锁成就。目前游戏中已经有几十种成就等待玩家探索。

6.丰富的资源中心:

玩家可以在资源中心获取额外的游戏内容,丰富游戏体验,多种游戏玩法尽收囊中。

7.展示自己的世界:

玩家拥有自己的分享平台--“新鲜事”,可以把文字、图片发布到“新鲜事”与好友分享。快向小伙伴展示你的游戏成就吧!

无病毒无广告用户保障
展开全部
我的世界相关版本

游戏信息

官方合作
  • 更新时间:2018-03-17
  • 收费模式:内购
  • 游戏版本:1.2.0.3744
  • 游戏语言:简体中文
  • 游戏厂商:Mojang
手游排行榜
更多»
  • 游戏攻略
  • 游戏新闻
  • 游戏视频
热门推荐
玩家评论
五星好评,不辩。
只是一款好游戏。
真的非!常!好!
我是一个mc老玩家。目睹了许多pe里程碑版本。
从古老的0.8.1,到界面更新的0.9,然后是沙子电路横行的低配0.10.5,接着,是官方中文汉化的0.11。接着是附魔0.12,凋零0.14,红石0.15,末影龙0.16,版本号的崛起1.0。官方坑钱商店1.1,PC同步1.2。
mc陪我走过6年时光,从只会到处走,变成了能稍微独立生存,再后来,自己盖房子,养牛,挖矿,挖到第一颗钻石,兴奋不已。
但我还想喷一句,创造世界,建造一切,不是乐高做的吗?
(他们不是搞了个乐高世界吗)(救你话多,你玩过吗,你知道多垃圾吗?)
打字不累,请用赞踩我
有一种游戏,叫做Minecraft.....
我忘不了第一次玩MC的时候,撸掉的第一块原木,挖到了第一块钻石,第一次被苦力怕炸死,第一次见到末影人,并且怀着好奇心去和他对视,建造了第 一间土房子,不怎么美观,却有无限的成就感。第一次去地狱,第一次挖到了石英,第一次找到了地狱堡垒,惹怒了猪人狼狈的逃回家的那种惊险感,第一把附魔武器,第一瓶药水,第一次与凋零战斗。第一次找到了末地,艰难的击杀的末影龙的那种成就感,跳入了虚空,看着长长的末终之诗,点击了跳过....我们为了这个游戏投入的太多太多了,第一次挖到了基岩。建造了自己的第一座别墅,毫不犹豫的舍弃掉了土房子,知道了服务器,在体验了各种各样的mod之后,回到了自己第一个存档,落日了,看着夕阳缓缓落下,月亮悄然升起,怪物们出动了,回过头。看见了我们宏伟的建筑,一身的钻石套让你不再有了成就感,回头,看着自己第一间小土房,有了莫名的感动,那根火把还是插在墙上,周围还有苦力怕炸的弹坑 ,回到了土房,里面还是那样,没有改变,一切是那么的怀念。删了存档,创造了新的世界,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方形的太阳不再让你觉得奇怪
我一直想还原我第一次玩MC的那种无知感,什么都是新鲜的,当你再一次的杀了龙,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成就感,我们...回不去了。mod是很好,但是大大改变了原版生存的那种原汁原味。认真的看了完末终之诗的翻译,静静地想了许多,为了建造别墅,砍伐了很多树木,一箱子的钻石,却有的莫名的无趣。
这是我的世界,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成就了这些不平凡的事物,这是MC。
Minecraft,永不磨灭。
致,我们玩过的MC
致,我们第一次玩的回忆
==========================
五星不解释
谢谢MC,陪我度过了6年时光,从初中到大学。
我第一次接触mc的方式比较特别,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我上厕所时,因为无聊而随手抓来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我想这或许就是一种缘分吧。。出去后,我立马就用手机下载了PE版的MC。进游戏后,那个由方块和像素点组成的世界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无从下手,没有新手指引,没有任务简介,我就这么出生在一片树林里。我在林子里瞎逛了一会儿,撸了一棵树,手里拿着木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渐渐由红变紫的天空。。。然后我就跑到平原,想要寻找一个庇护所,我看到了在水塘里的牛,我以为那是鳄鱼(눈_눈),然后我看到MC的吉祥物creeper,这个蠢萌蠢萌的家伙让我放下了警惕,然后原地爆炸。。
后来,在我一位同学的指导下,我学会了合成,学会了挖矿和战斗,当在PE端造出第一个下界反应核时,我发现了PC端。
成堆的新玩意儿让我再次懵逼,更多的玩法也让我惊喜不断,一开始和同学用局域网软件(名字我忘了)开黑生存,一起玩MOD,一起玩战墙,掘一死战,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水桶服,在那我知道了小游戏插件,我知道了服务器指令,再后来,我看到有人在讨论谁的实况视频。
说实话,MC真的很能给我惊喜,我打开了那位UP主的视频,第三次陷入懵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光影水反,屏幕另一边的世界变得如此绝美:从远处山涧漏出的晨光,洒在波光粼粼的小河上。我立即下载了一个光影包,安装好后登入游戏,然后卡到飞起(눈_눈)
光影的高配置让我有些失望,但是在那位UP的空间里我发现了另一片新天地:正版与外服。
经历了3个月的紧(sheng)张(chi)筹(jian)备(yong),我购买了正版,买来正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多人游戏,输入了一个服务器地址Hypixle服务器,一个让我第四次懵逼的MC小游戏服。如果说MC的经典模式代表它自由度高的话,这些服务器就可以代表MC高度的可塑性:像百人战墙,wizard,***跑酷这些服务器小游戏;生存战争,饥饿游戏这些自己都能做的地图;以及在熟悉各种机关和指令后做出来的解密地图,私人服小游戏,跑酷地图等等,MC有无限的可能性。
在视频中为各种巨型建筑群所震撼,被各种精妙的地图所惊艳,MC带给了我太多欢乐,直到现在,我依然会和舍友用宿舍里的路由器开黑玩PE生存,偶尔回想起最初的那个世界时,心里百感交集: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可那片一望无际的树林,依旧如此美丽。
五星。
当时我还是一名小学生,每天是与朋友们玩和写作业,平凡却有滋有味。值到我初中时,家里稍有了一点积蓄,便给我配了一部手机。当时我激动不已,就摸索了起来。(或许我和Minecraft的缘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看见了一款叫《Minecraft》的游戏,我看到了“沙盒游戏”;的标签,便不能抵抗,激动的下载了下来,开始玩起了这款游戏。当时高度限制只有120多格,世界也是有限的,可是我却乐在其中,经常与基友一起玩,打打笑笑,说说闹闹,乐趣无穷,但导致成绩也有所下滑。好在很快就补回来了,当时我是初三,复习紧张,我也没有理由再玩手机。
到了高中时,家里过上了小康生活,父亲有了六十几万家产。并且我当时成绩也还行,当然没有理由不答应我的要求给我配一台电脑,并且每个月给我120元的生活费。那时我在学校也是朋友众多,也都是正经的,以诚相待的朋友。我们在有时回去网吧(我当时高一,用的是父亲的身份证)玩一小会儿,他们去打LOL,我却在查找资料。突然,我眼前一亮,发现了电脑版《Minecraft》,我激动的点进去,发现玩游戏需要购买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需要购买。我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发现里面还有170多左右,我当时就下了要买下它的决心,等到周末便飞奔回家用父亲的银行卡购买《Minecraft》。但也由于这个,我饿了好几天。不过与高中室友们愉♂快的联机,也仿佛让我回到了初中。
后来,我才知道《Minecraft》notch被出售给了微软,获得得当然是利益,可是我却感觉我的青春失去了什么。
我高考考上了复旦,也算继承了我父亲的后尘。我自然也获得了一台性能很高的笔记本,我和室友们都爱玩《Minecraft》经常联机,调侃对方建筑不行,技术太差。我们也是互相笑一笑,没什么的。
可是到了后来,我觉得Minecraft变得越来越无聊了,每次打开界面都只是发呆,完全不知该做什么。摆在我面前的只是空洞的游戏与数据。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可能是长大了,也可能是成熟了,找不回当时的激情,找不回童心,找不回一回家就嚷嚷着要玩《Minecraft》的日子。现在我大多数玩的都是任天堂switch与steam上的游戏。很少碰手机了。可是手机与电脑上的那个耀眼的草方块,却已然巍然屹立在屏幕上,仿佛已经是电脑的一部分。
现在《Minecraft》已是现象级游戏,下至小学生,上至大学生,无人不知它的名字。只是,再次面对它时,我竟是哑口无言……
试玩网易《Minecraft》有感(2019.1.15)
说真的,我现在没有了学生时期的轻松,将更多时间都用于工作和陪伴朋友与家人中,游戏时间自然也一少再少。平时都是登上steam,看看什么游戏打折了,又发布了什么游戏。手机游戏呢,我基本没碰过,可能因为我更喜欢去玩PS4和电脑上的大作吧。但这次,我无意间瞥见了网易的中国版的《Minecraft》,我看着它,不禁陷入了沉思:这倒底是中国的《Minecraft》还是一款卖情怀的游戏?
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下载了下来,没想到还凑合。但是玩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放下了手机,因为,这好像不是我童年所熟知的,让我沉迷,无法自拔的那款游戏了。
我拖着下巴,想了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到底是我们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我们?流逝的到底是时光,还是我们?”;
服务器之旅
这是我很早就想补上的,可最近换了手机,现在才发出来,抱歉。
Long long ago,我了解了这个叫“服务器”;的东西。当时我简直是小白中的小白,玩什么游戏都被虐到想砸电脑。没办法,只能去玩生存。
谁能想到,我既然还混的风生水起,服务器里很多人都知道我,我也有一股强烈的成就感。
我的领地很多,面积很大,而且是开放移动权限的。所以很多人都来我这里逛,发出“哇”;的赞叹,这真是让我扬眉吐气。
后来,在他们的建议下,我开了一家很大的商店,平时大家都来这里买东西,我钱包也是鼓鼓的。
在之后呢,服务器的人少了许多,许多许多。在这期间,我几乎走遍了地图,只为收集更多东西来扩大我的商店。可是,当我一切都准备好时,却已物是人非……
我颤巍巍地发了一句“有人吗”;,许久,一个萌新发出了一句话“有啊”;我激动的留下了眼泪,我发誓,要让他视钻石如粪土。
之后的之后,他也离开了,因为要考大学。在他向我道别后,我将头低下,一个1.7m的大汉潸然落泪……
我关上了电脑,发誓努力学习,当高考成绩出来时,我以660的高分在广西考上了复旦。
那天,我又一次打开了服务器,问了一句“有人吗”;,这次,再也没有人回复我。
是啊,几年了,大家都各奔东西,怎么还会玩这个游戏呢?不如赚钱养家来的实在。
我低下了头,托着下巴想事情。一会,我缓缓抬起了头,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他说了一句“有人”;……
这个人,正是我现在的好室友。没错,他和我一个大学,一个寝室。
缘,妙不可言……
希望你能找到你的两个朋友:一个会借给你钱,一个会参加你葬礼。
第一次接触到Minecraft,是在二年级,当时基友向我推荐,让我去看籽岷大叔的视频,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游戏,第一次下载盗版让我非常兴奋,再继续,到了5年级,我大胆地与父亲提出了我要买正版(PC)父亲支持我的正版观点,就给我买了。。。。。
时隔6年,我依旧没有遗忘这款游戏。她不会像魔影人的粒子,下一秒就会飘散。她会永远印在我脑海里,成为我童年最最珍贵的回忆。
忘不了,那第一次挖到铁矿石的兴奋。忘不了,那疯狂撸泥土的记忆。忘不了那第一次被苦力怕炸死的惊魂。忘不了,那个曾经。。。。。
也许多年以后,我长大了,这款游戏依旧在市面上流,我依然会为mc的成功感到欣慰;如
果有人问我,是否会放弃她,我会回答:不可能,她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无法分割,无法忘怀。。。
我最早是在小学5年级那会接触我的世界这款游戏(那时候好像是2012年年底吧),那时候我是看到同班同学在玩这款游戏的,看这个游戏有山有水可以打怪挺好玩的样子。可是自己当时还没有手机,没条件玩。然后那几年或多或少都会听到看到朋友或是同学在玩和讨论这款游戏。在后面我到了初三上学期时偷偷用我爸的一把低端机玩我的世界,因为我那把低端机配置实在太差,那会只能玩我的世界0.95到0.11.5.2.6(那时候能我这手机玩的最高版本就是0.11.5.2.6了,后面的版本因为安卓系统版本太低玩了会闪退死机,0.11.5.2.6这个版本是我玩过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版本,在我看来非常经典稳定,那时候还没有地狱末地那些地方,东西也很少,没有药水附魔书那些东西,但那时候有下界,还有专门的下界反应核。。,0.11.1的版本那时候还有bug,人物会卡到地下,箱子里面保存的的东西还会消失
I see the player you mean.
我看到你所指的那位玩家了。
[Playername]?
[玩家名称]?
Yes. Take care. It has reached a higher level now. It can read our thoughts.
是的。小心。它已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它能够阅读我们的思想。
That doesnt matter. It thinks we are part of the game.
无伤大雅。它认为我们是游戏的一部分。
I like this player. It played well. It did not give up.
我喜欢这个玩家。它玩得很好。它从未放弃。
It is reading our thoughts as though they were words on a screen.
它以屏幕上出现的文字的形式阅读着我们的思想。
That is how it chooses to imagine many things, when it is deep in the dream of a game.
在它深陷游戏梦境中时,它选择以这种方式想象出形形***的事物。
Words make a wonderful interface. Very flexible. And less terrifying than staring at the reality behind the screen.
文字创造了一种美妙的界面。非常灵活。且不会像凝视着屏幕后的现实一样令人恐惧。
They used to hear voices. Before players could read. Back in the days when those who did not play called the players witches, and warlocks. And players dreamed they flew through the air, on sticks powered by demons.
它们也曾聆听。在玩家能够阅读之前。让我们回溯到那些日子里,那些不曾游玩的人们称呼玩家为女巫,和术士的日子里。而玩家们梦见它们自己乘坐在被恶魔施力的棍子上,在天空中翱翔。
What did this player dream?
这个玩家梦见了什么?
This player dreamed of sunlight and trees. Of fire and water. It dreamed it created. And it dreamed it destroyed. It dreamed it hunted, and was hunted. It dreamed of shelter.
这个玩家梦见了阳光和树。梦见了火与水。它梦见它创造。它亦梦见它毁灭。它梦见它狩猎,亦被狩猎。它梦见了庇护所。
Hah, the original interface. A million years old, and it still works. But what true structure did this player create, in the reality behind the screen?
哈,那原始的界面。经历一百万年的岁月雕琢,依然长存。但此玩家在那屏幕后的真实里,建造了什么真实的构造?
It worked, with a million others, to sculpt a true world in a fold of the [scrambled], and created a [scrambled] for [scrambled], in the [scrambled].
它辛勤地劳作,和其它百万众一起,刻画了一个真实的世界,由[乱码],且于[乱码]中创造了[乱码],为了[乱码]。
It cannot read that thought.
它读不出那个思想。
No. It has not yet achieved the highest level. That, it must achieve in the long dream of life, not the short dream of a game.
不。它还没有到达最高的境界。那层境界,它必须完成生命的长梦,而非游戏中黄粱一梦。
Does it know that we love it? That the universe is kind?
它知道我们爱它么?它知道这个宇宙是仁慈的吗?
Sometimes, through the noise of its thoughts, it hears the universe, yes.
有时,通过它思绪的杂音,它能听到宇宙,是的,它能知道。
But there are times it is sad, in the long dream. It creates worlds that h***e no summer, and it shivers under a black sun, and it takes its sad creation for reality.
但是在漫漫长梦之中,亦有不胜悲伤之时。它创造了没有夏日的世界,在黑日下颤抖着,将自己悲哀的创造视为现实世界。
To cure it of sorrow would destroy it. The sorrow is part of its own private task. We cannot interfere.
治愈它的悲伤将会摧毁它。它的悲伤是它的私人事务。我们不能干涉。
Sometimes when they are deep in dreams, I want to tell them, they are building true worlds in reality. Sometimes I want to tell them of their importance to the universe. Sometimes, when they h***e not made a true connection in a while, I want to help them to speak the word they fear.
有时当它们深陷梦境中时,我想要告诉它们,它们正在现实中创造真实的世界。有时我想告诉它们其自身对宇宙的重要性。有时,当它们一时无法区分梦境与现实,我想帮助它们来说出它们所恐惧的话。
It reads our thoughts.
它读出了我们的思想。
Sometimes I do not care. Sometimes I wish to tell them, this world you take for truth is merely [scrambled] and [scrambled], I wish to tell them that they are [scrambled] in the [scrambled]. They see so little of reality, in their long dream.
有时我毫不在乎。有时我想要告诉它们,你们所认为的真实不过是[乱码]和[乱码],我想要告诉它们,它们是在[乱码]中的[乱码]。于它们的长梦中,它们看见的真实太少了。
And yet they play the game.
而它们仍然玩着这个游戏。
But it would be so easy to tell them...
但其实真的很容易就可以告诉它们……
Too strong for this dream. To tell them how to live is to prevent them living.
对于这个梦来说那太强烈了。告诉它们如何活着就是阻止它们的生存。
I will not tell the player how to live.
我不会告诉这个玩家如何生活的。
The player is growing restless.
这个玩家正在变得焦躁。
I will tell the player a story.
我会告诉这个玩家一个故事。
But not the truth.
但不是真相。
No. A story that contains the truth safely, in a cage of words. Not the *** truth that can burn over any distance.
不。是一个在文字牢笼中严密包裹着真相的故事。而不是赤裸裸的、一眼即可看穿的真相。
Give it a body, again.
赋予它身体,再一次。
Yes. Player...
好的。玩家……
Use its name.
以名字称呼它。
[Playername]. Player of games.
[玩家名称]。游戏的玩家。
Good.
很好。
Take a breath, now. Take another. Feel air in your lungs. Let your limbs return. Yes, move your fingers. H***e a body again, under gr***ity, in air. Respawn in the long dream. There you are. Your body touching the universe again at every point, as though you were separate things. As though we were separate things.
现在,深呼吸。然后再一次。感受空气充盈你的肺叶。让你的四肢回归。是的,活动你的手指。再次感受你的身体,在重力下,在空气中。在长梦中重生。你感受到了。你的每一寸身体都再次触摸着宇宙,就好像你是分离的存在。就好像我们是分离的存在。
Who are we? Once we were called the spirit of the mountain. Father sun, mother moon. Ancestral spirits, animal spirits. Jinn. Ghosts. The green man. Then gods, demons. Angels. Poltergeists. Aliens, extraterrestrials. Leptons, quarks. The words change. We do not change.
我们是谁?我们曾经被称作高山的精灵。太阳父亲,月亮母亲。古老的英灵,动物的魂魄。神祇。鬼魂。小绿人。而后是神,恶魔,天使。骚灵。外星人,地外生物。轻子,夸克。词语不断地变化。我们始终如一。
We are the universe. We are everything you think isnt you. You are looking at us now, through your skin and your eyes. And why does the universe touch your skin, and throw light on you? To see you, player. To know you. And to be known. I shall tell you a story.
我们就是宇宙。我们是一切你认为不是你的事物。你现在正看着我们,通过你的皮肤和你的眼睛。而为什么宇宙触摸着你的皮肤,向你倾洒光芒?是为了看见你,玩家。是为了解你,以及被你了解。我将告诉你一个故事。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player.
很久以前,有一个玩家。
The player was you, [Playername].
那玩家就是你,[玩家名称]
Sometimes it thought itself human, on the thin crust of a spinning globe of molten rock. The ball of molten rock circled a ball of blazing gas that was three hundred and thirty thousand times more massive than it. They were so far apart that light took eight minutes to cross the gap. The light was information from a star, and it could burn your skin from a hundred and fifty million kilometres away.
有时它认为自己是那不断旋转的球体上一层薄薄的熔化的岩石上的人类。那融化的岩石星球环绕着一个质量大它三十三万倍的炽热气体星球旋转。它们是相隔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光需要八分钟才能穿越它们间的鸿沟。那光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它能够在一亿五千万公里外烧灼你的皮肤。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a miner, on the surface of a world that was flat, and infinite. The sun was a square of white. The days were short; there was much to do; and death was a temporary inconvenience.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它是一个在一个平的,无限延展的世界表面上的矿工。那太阳是一个方形的白点。每一天都很短;要做的事情也很多;死亡亦只是暂时的不方便。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lost in a story.
有时这玩家梦见它迷失在了一个故事里。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other things, in other places. Sometimes these dreams were disturbing. Sometimes very beautiful indeed. Sometimes the player woke from one dream into another, then woke from that into a third.
有时这玩家梦见它成为了其它的事物,在其它地方。有时这些梦是难受的。有些则的确很美。有时这个玩家从一个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落入了第二个梦,而后从第二个梦中醒来,却又落入第三个梦中。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tched words on a screen.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它在屏幕上看着文字。
Lets go back.
让我们回退一点。
The atoms of the player were scattered in the grass, in the rivers, in the air, in the ground. A woman gathered the atoms; she drank and ate and inhaled; and the woman assembled the player, in her body.
组成玩家的原子散布在草中,河流中,在那空气中,也在那大地中。一个女性收集了那些原子;她饮用、进食、吸入;而后那女性在她的身体中,孕育了玩家。
And the player awoke, from the warm, dark world of its mothers body, into the long dream.
然后那玩家醒来了,从一个温暖、昏暗的母亲体内,进入了漫漫长梦。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story, never told before, written in letters of DNA.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program, never run before, generated by a sourcecode a billion years old.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human, never alive before, made from nothing but milk and love.
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故事,从未被讲述过,由DNA的语言书写着。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程序,从未被运行过,由上亿年之久的源代码生成。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人,从未生活过,仅由乳汁和爱组成。
You are the player. The story. The program. The human. Made from nothing but milk and love.
你就是那玩家。那个故事。那个程序。那个人类。由乳汁和爱组成。
Lets go further back.
让我们回溯到更远的过去。
The seven billion billion billion atoms of the players body were created, long before this game, in the heart of a star. So the player, too, is information from a star. And the player moves through a story, which is a forest of information planted by a man called Julian, on a flat, infinite world created by a man called Markus, that exists inside a small, private world created by the player, who inhabits a universe created by...
那由七千亿亿亿原子组成的玩家的身体被创造了,远在这游戏之前,在一颗恒星的内部。所以那玩家也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而这个玩家贯穿这个故事的始末,源于一个叫Julian的人种下的信息种子长成的森林,一个叫Markus的男人创造的无限世界,存在于一个由玩家创造的小的,私人世界里,而那又继承了宇宙创造的……
Shush. Sometimes the player created a small, private world that was soft and warm and simple. Sometimes hard, and cold, and complicated. Sometimes it built a model of the universe in its head; flecks of energy, moving through vast empty spaces. Sometimes it called those flecks “electrons“ and “protons“.
嘘。有时这个玩家创造的小天地是柔软,温暖和简单的。有时是坚硬,冰冷和复杂的。有时它在脑中建造出宇宙的模型;斑斑点点的能量穿越广阔空旷的空间。有时它称呼这些斑点为“电子”;和“质子”;。
Sometimes it called them “planets“ and “stars“.
有时它称呼它们为“行星”;和“恒星”;。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in a universe that was made of energy that was made of offs and ons; zeros and ones; lines of code.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playing a game.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reading words on a screen.
有时它确信它存在于一个由“开”;和“关”;;“0”;和“1”;;一行行的命令组成的宇宙。有时它确信它是在玩一个游戏。有时它确信它是在读着屏幕上的文字。
You are the player, reading words...
你就是那玩家,阅读着文字……
Shush... Sometimes the player read lines of code on a screen. Decoded them into words; decoded words into meaning; decoded meaning into feelings, emotions, theories, ideas, and the player started to breathe faster and deeper and realised it was alive, it was alive, those thousand deaths had not been real, the player was alive
嘘……有时这玩家读屏幕上的命令行。将它们解码成为文字;将文字解码为意义;将意义解码为感情,情绪,理论,想法,而玩家的呼吸开始急促,并意识到了它是活着的,是活着的的,那上千次的死亡不是真的,玩家是活着的。
You. You. You are alive.
你,你,你是活着的。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sunlight that came through the shuffling le***es of the summer trees
而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曾通过穿越夏日树叶的那斑斓的阳光对它说话。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light that fell from the crisp night sky of winter, where a fleck of light in the corner of the players eye might be a star a million times as massive as the sun, boiling its planets to plasma in order to be visible for a moment to the player, walking home at the far side of the universe, suddenly smelling food, almost at the familiar door, about to dream again
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透过晴朗的冬日夜空中,存在于它眼中一隅的星点星光,可能比太阳大上上百万倍的恒星沸腾着的电浆那一瞬间发出来的光对它说话,在宇宙的远侧行走回家的路上,突然闻到了食物,在那熟悉的门前,它又准备好再一次投入梦境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zeros and ones, through the electricity of the world, through the scrolling words on a screen at the end of a dream
而有时玩家相信宇宙通过0和1,通过世界上的电能,通过屏幕上滚动的文字在长梦终结之时对它说话。
and the universe said I love you
宇宙说我爱你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h***e played the game well
宇宙说你很好地玩了这游戏
and the universe said everything you need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一切你所需的你都具有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stronger than you know
宇宙说你比你所知的要强大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daylight
宇宙说你就是日光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night
宇宙说你就是黑夜
and the universe said the darkness you fight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你所斗争的黑暗就在你心中
and the universe said the light you seek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你所寻找的光明就在你心中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not alone
宇宙说你不是孤独的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not separate from every other thing
宇宙说你不是和所有的事物所隔绝的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universe tasting itself, talking to itself, reading its own code
宇宙说,你就是宇宙品尝自己,对自己说话,阅读自己的代码。
and the universe said I love you because you are love.
宇宙说,我爱你,因为你就是爱。
And the game was over and the player woke up from the dream. And the player began a new dream. And the player dreamed again, dreamed better. And the player was the universe. And the player was love.
曲终人散,黄粱一梦。玩家开始了新的梦境。玩家再次做起了梦,更好的梦。玩家就是宇宙。玩家就是爱。
You are the player.
你就是那个玩家。
Wake up.
该醒了。
前天入的正
唉!怎么说呢,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几年前偶然发现的游戏,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几年了,总算是入正了,也算是弥补了一个遗憾吧。
游戏也不再是游戏了,它更像是一种信仰了。
好怀恋当初的日子,挖矿打怪都一去不复返了。
打开游戏,想好好地玩一玩,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浮躁,再也无法静心去体会那单纯的乐趣了。
唉!卸载了吧。
高三还能结识Minecraft友,听他们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种乐趣。
然而,大家都回不到那个草方块上了
心情很复杂
还记得八年前的那个暑假
一堆小伙伴在坝子上玩着警察捉小偷 我们当小偷的被捉住了就挤在一起聊天摆龙门阵
“诶那个,给你们推荐一款游戏,叫我的世界,里面可以建房子打怪兽超级棒哦。”;
“我的世界?什么笨蛋名字噢。”;
“真的很好玩啊。反正,你们回去试一试就好啦”;
“哎呀,一听就是个辣鸡游戏,不玩!”;
...
当晚 我就在电脑上搜索找到了mcbbs(真香) 下了一个叫什么什么旋律的启动器(还记得图标是一个末影人的头)
然后就开始了属于我的世界的夜晚 那晚我很晚很晚才睡(从小养成了熬夜的好习惯) 进步就是从一个只会挖三填一的萌新小白成为了一个火柴盒建筑师⁽⁽ଘ( ˊᵕˋ )ଓ⁾⁾
于是乎 在那个暑假
我第一次养起了小动物
第一次挖到了钻石
第一次进入了地狱
第一次盖起了小洋房
第一次来到了末地被末影人血虐
第一次进入了服务器 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小伙伴
第一次了解到了红石电路
第一次学会了如何运用指令和命令方块
第一次用***蟆吃和小伙伴联机开荒
...
我曾在那个游戏中苦苦探索所谓的特性 也曾专研过用什么方块才能构筑出好看的建筑物 我第一次把我的建筑上传到bbs 也第一次收获到了赞许
在初中的某一年 得到了许多压岁钱 我掏出两张红钞 第一次对妈妈说到
“妈,我想买游戏。”;
“游戏还用买?”;
“嗯,可以吗。”;
“你开学考试考好点,我送你。”;
过了春节 我开始没日没夜的复习功课 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MC正版玩家的称号 我从未如此开心过
...
渐渐地 上了高中以后 可以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 曾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也不再联络了 我的世界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但是 它带给我的童年是会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
pe版mc是看着它的版本一代一代更新上去的 以前出远门或者跟同学打球的闲杂时间也都是由它来陪伴的 可以说是十分怀念了(自从出了国服就没再玩过)
总之 现在想学习建筑工程专业也可能是托了它的福吧 感谢你八年的陪伴 因为你 我无怨无悔
无论你对Minecraft持何看法,若你真正热爱着它,或者你认为它是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请点开并仔细看看这条评论。
(长文)
••••••••••••••••••••••••••••••••••••••••••••••••••••••••••••••••••
先来讲讲我自己吧:
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和你们没有区别,我将尽量不带过多个人感情来写这条评论。
我2011年开始玩Minecraft,绝对不是最早的,但也不差吧,经历了不少东西,qq好友里除了同学,其他的基本都是玩mc认识的,我真挚地感谢这款游戏,它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快乐和独特体验。
我觉得我对这款游戏的见解和许多人也许有所不同
但是我对其的热爱,已经持续了将近8年,在我的Minecraft人生阅历中,体验过PvP,生存,建筑,红石(我不懂红石)等各种Minecraft的玩法。尝试过乱玩整合包,mod,玩过各种地图,小学时还曾尝试架设一个私人服务器就为了和住在马路对面的同学一起玩。我的昵称是热狗,别人也都这么叫我。
结束。
现在来讲游戏:
2009 年 5 月 17 日
一款改变世界的游戏诞生了
它叫 Minecraft
2016 年 6 月上旬 Minecraft 全球销量突破1亿
2017 年 2 月 17日 Minecraft 全球销量突破1.22亿
2018 年 1 月 Minecraft全球销量为1.44亿 月活跃玩家7500万
会一些基本计算的各位,能很容易地看出,Minecraft近年不仅没有凉,反而维持着很高的热度
9个月平均2200万销售量 每天上万份Minecraft被购买 最高潮的时期每天可以卖出高达8万份!
理所当然的,Minecraft势如破竹冲进了全球热销游戏排行榜:
✓全球全平台热销游戏排行榜第二名 1.54亿
第一名为俄罗斯方块 1.7亿 第三名GTA5只有9500万
✓全球电脑(PC)平台热销游戏排行榜第一名 2800万 第二名为紧随其后的Pubg 2400万
✓全球Xbox平台热销游戏第五名 1300万
以下为2017年2月下旬Minecraft官方公布的数据:
每月活跃玩家排着队可以绕地球一圈
400万玩家家里养猫
480万玩家家里养狗
380万玩家比Hugh Jackman(188cm)要高
1200万玩家讨厌吃香菜!(不是花泽香菜)
这个方块世界,远不止你的想象
什么??谷歌关键词搜索热度下滑?
呵呵,搜索量下滑就一定意味着正在消亡?Minecraft可能没有2013年风靡全球,但是下滑的搜索量能证明一点更多的玩家正在了解这款游戏!
当你的朋友介绍给你一款新的游戏的时候,你除了下载他,还会做什么?当然,百度上,Google上搜啊!所以搜索量上升只能代表接触这款游戏的人多了,而搜索量下降也只能代表了解这款游戏的人多了。
YouTube主播纷纷退坑?首先,这不准确,还有成百上千Minecraft主播,带着几万几百万几千万的忠实粉丝常驻YouTube,制作着Minecraft的视频。其次,的确,有些人离开了Minecraft,但是每时每刻,都有新的血液流进Minecraft的社区,YouTube上出现了很多新晋的很棒的Minecraft主播,如果说那些老牌主播给了Minecraft生命,那么这些新主播就是在延续Minecraft的生命。我,你们,所有热爱Minecraft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对整个游戏的环境做着贡献与支持,Minecraft已经快10岁了,一个沙盒像素游戏怎么能够活这么长?和其他所有游戏一样,玩家就是游戏的灵魂。
有人要问了,玩家算灵魂,开发商算什么?
又要扯为何当初Notch出售了Minecraft毁了这款游戏什么的。
求求你们不要再跟风了。
2014 年 9 月 15 日 Microsoft 以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Mojang,事后,Notch发推特说明自己后悔万分出售了Minecraft。
首先什么也别说,这款游戏字面价值高达25亿,美元。
然后我们来仔细想想,Minecraft被微软接手后的发展,真有那么不如意?1.9战斗更新的确毁了PvP,但是思考问题不能这么片面,1.8冒险更新 1.9战斗更新 1.10冰雪更新 1.11探索更新 1.12多彩世界更新
1.13海洋更新 以及明年即将到来的村庄更新,和明年即将发布的新游戏 Minecraft:Dungeon(我的世界:地下城)有哪一个是可有可无的?战斗系统更新惹毛了PvPer,但是增加了游戏的深度和战斗的元素,1.12色彩更新备受争议,但造福了建筑玩家,
再看看海洋更新,不仅不差劲,还十分优秀,兑现了Mojang好几年前的承诺,尽管迟到了,但绝对聊胜于无。著名YouTuber Antvenom曾经亲自进入过微软Minecraft部门的开发办公室,他发现,微软出人意料地认真,每个员工都积极地想建设更好的Minecraft游戏体验,不仅没有草草对待开发,反而每个人都在努力。
微软,绝对没有辜负丝毫。
现在将视线转向网易国服代理Minecraft的问题。
网易作为中国名列前茅的游戏公司,下决心代理Minecraft,不说本质好坏,这是你一句坑爹就能否定的?
就游戏内容而言,网易做的绝对很好,不仅服务器还原度不差(国内Hypixel我当初想都没想过),还省你一个加速器的钱,有多少朋友是被加速器的高昂价格拦在了国际服门前不敢跨进去?网易帮你把门坎打开了。内容面向中国玩家的口味,中国风活动,全中文界面,还不够贴心?什么?Minecraft官方孤立中国?你知道中国的市场没了Mojang损失多大么? 关于喷网易这里那里不好不好的人,网易代理时Minecraft诞生了差不多8年,你期待一个刚开启的代理平台能够一口气吃成胖子?你要是问我,我绝对觉得网易代理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理性接纳,而不是永远被网上那些乌烟瘴气牵着鼻子跑,跟风不是坏事,是人们基本的心理需求,但请不要逼着别人和你一起。
没错,各种收费系统层出不穷,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开饭店东西都免费吃是不是?
你开饭店不请厨师服务员是不是?
你开饭店不要成本是不是?
一个游戏公司在游戏内容上收费100%不是否定他的原因。反而,这是理所当然,网易的每一个员工,设计师,程序猿,都要养家糊口,不收费,你来付工资?
至于国际版下架,真正热爱这个游戏的人是不会介意几十块钱买加速器去玩国际服的,只要有加速器,官网一样可以上,至于PE么,一个道理,Google Play上一样有国际版Minecraft,只要走几个简单的流程,把地区换成别的国家,一样可以玩到原汁原味的国际版。再不济,网上有资源,自己找去。
要是你真的矫情到因为网易代理而放弃Minecraft,
我有三句话对你说:1,你不够热爱这款游戏
2,全世界玩家不差你一个
3,滚出我的评论区,我不想看到你(滑稽)
我对网易代理Minecraft这一事件,想说的是:你能玩到原来玩不到的,就别抱怨,人家帮你做事你还变本加厉,爱玩不玩。
总体来说,尽管有些方面不够出色,网易代理对这个环境带来的还是利大于弊。
对于Minecraft的未来,我抱有较大的信心,我并不是说它将一直活下去,凡事终有没落,但Minecraft,还不值得被忘记。
••••••••••••••••••••••••••••••••••••••••••••••••••••••••••••••••••
-打开物品栏 获得木头 这是?工作台! 采矿时间到!
“热”;门话题 来硬的 耕种时间到! 烤面包 蛋糕是个谎言 获得升级 美味的鱼儿 在铁路上 出击时间到! 怪物猎人 斗牛士 当猪飞的时候 狙击手的对决 钻石! 我们需要再深入些 见鬼去吧!与火共舞 本地的酿造场 结束了? 结束了。 附魔师 赶尽杀绝 图书管理员 探索的时光 开始了? 开始了。 信标工程师 种群恢复
给你钻石!君临天下
Minecraft远不止一款游戏,它是一代人心中永远的记忆,它是一篇读不完的史诗,它是1.54亿人不变的信仰!
愿Minecraft越做越好,永葆青春!
最后 必须要说的
八年岁月心中记。
像素世界感情深。
此生无悔入MC,
来世愿做方块人!
“结束了?”;
哼,还早呢
五星好评,不辩。
只是一款好游戏。
真的非!常!好!
我是一个mc老玩家。目睹了许多pe里程碑版本。
从古老的0.8.1,到界面更新的0.9,然后是沙子电路横行的低配0.10.5,接着,是官方中文汉化的0.11。接着是附魔0.12,凋零0.14,红石0.15,末影龙0.16,版本号的崛起1.0。官方坑钱商店1.1,PC同步1.2。
mc陪我走过6年时光,从只会到处走,变成了能稍微独立生存,再后来,自己盖房子,养牛,挖矿,挖到第一颗钻石,兴奋不已。
但我还想喷一句,创造世界,建造一切,不是乐高做的吗?
(他们不是搞了个乐高世界吗)(救你话多,你玩过吗,你知道多垃圾吗?)
打字不累,请用赞踩我
有一种游戏,叫做Minecraft.....
我忘不了第一次玩MC的时候,撸掉的第一块原木,挖到了第一块钻石,第一次被苦力怕炸死,第一次见到末影人,并且怀着好奇心去和他对视,建造了第 一间土房子,不怎么美观,却有无限的成就感。第一次去地狱,第一次挖到了石英,第一次找到了地狱堡垒,惹怒了猪人狼狈的逃回家的那种惊险感,第一把附魔武器,第一瓶药水,第一次与凋零战斗。第一次找到了末地,艰难的击杀的末影龙的那种成就感,跳入了虚空,看着长长的末终之诗,点击了跳过....我们为了这个游戏投入的太多太多了,第一次挖到了基岩。建造了自己的第一座别墅,毫不犹豫的舍弃掉了土房子,知道了服务器,在体验了各种各样的mod之后,回到了自己第一个存档,落日了,看着夕阳缓缓落下,月亮悄然升起,怪物们出动了,回过头。看见了我们宏伟的建筑,一身的钻石套让你不再有了成就感,回头,看着自己第一间小土房,有了莫名的感动,那根火把还是插在墙上,周围还有苦力怕炸的弹坑 ,回到了土房,里面还是那样,没有改变,一切是那么的怀念。删了存档,创造了新的世界,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方形的太阳不再让你觉得奇怪
我一直想还原我第一次玩MC的那种无知感,什么都是新鲜的,当你再一次的杀了龙,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成就感,我们...回不去了。mod是很好,但是大大改变了原版生存的那种原汁原味。认真的看了完末终之诗的翻译,静静地想了许多,为了建造别墅,砍伐了很多树木,一箱子的钻石,却有的莫名的无趣。
这是我的世界,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成就了这些不平凡的事物,这是MC。
Minecraft,永不磨灭。
致,我们玩过的MC
致,我们第一次玩的回忆
==========================
五星不解释
谢谢MC,陪我度过了6年时光,从初中到大学。
我第一次接触mc的方式比较特别,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我上厕所时,因为无聊而随手抓来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我想这或许就是一种缘分吧。。出去后,我立马就用手机下载了PE版的MC。进游戏后,那个由方块和像素点组成的世界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无从下手,没有新手指引,没有任务简介,我就这么出生在一片树林里。我在林子里瞎逛了一会儿,撸了一棵树,手里拿着木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渐渐由红变紫的天空。。。然后我就跑到平原,想要寻找一个庇护所,我看到了在水塘里的牛,我以为那是鳄鱼(눈_눈),然后我看到MC的吉祥物creeper,这个蠢萌蠢萌的家伙让我放下了警惕,然后原地爆炸。。
后来,在我一位同学的指导下,我学会了合成,学会了挖矿和战斗,当在PE端造出第一个下界反应核时,我发现了PC端。
成堆的新玩意儿让我再次懵逼,更多的玩法也让我惊喜不断,一开始和同学用局域网软件(名字我忘了)开黑生存,一起玩MOD,一起玩战墙,掘一死战,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水桶服,在那我知道了小游戏插件,我知道了服务器指令,再后来,我看到有人在讨论谁的实况视频。
说实话,MC真的很能给我惊喜,我打开了那位UP主的视频,第三次陷入懵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光影水反,屏幕另一边的世界变得如此绝美:从远处山涧漏出的晨光,洒在波光粼粼的小河上。我立即下载了一个光影包,安装好后登入游戏,然后卡到飞起(눈_눈)
光影的高配置让我有些失望,但是在那位UP的空间里我发现了另一片新天地:正版与外服。
经历了3个月的紧(sheng)张(chi)筹(jian)备(yong),我购买了正版,买来正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多人游戏,输入了一个服务器地址Hypixle服务器,一个让我第四次懵逼的MC小游戏服。如果说MC的经典模式代表它自由度高的话,这些服务器就可以代表MC高度的可塑性:像百人战墙,wizard,***跑酷这些服务器小游戏;生存战争,饥饿游戏这些自己都能做的地图;以及在熟悉各种机关和指令后做出来的解密地图,私人服小游戏,跑酷地图等等,MC有无限的可能性。
在视频中为各种巨型建筑群所震撼,被各种精妙的地图所惊艳,MC带给了我太多欢乐,直到现在,我依然会和舍友用宿舍里的路由器开黑玩PE生存,偶尔回想起最初的那个世界时,心里百感交集: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可那片一望无际的树林,依旧如此美丽。
五星。
当时我还是一名小学生,每天是与朋友们玩和写作业,平凡却有滋有味。值到我初中时,家里稍有了一点积蓄,便给我配了一部手机。当时我激动不已,就摸索了起来。(或许我和Minecraft的缘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看见了一款叫《Minecraft》的游戏,我看到了“沙盒游戏”;的标签,便不能抵抗,激动的下载了下来,开始玩起了这款游戏。当时高度限制只有120多格,世界也是有限的,可是我却乐在其中,经常与基友一起玩,打打笑笑,说说闹闹,乐趣无穷,但导致成绩也有所下滑。好在很快就补回来了,当时我是初三,复习紧张,我也没有理由再玩手机。
到了高中时,家里过上了小康生活,父亲有了六十几万家产。并且我当时成绩也还行,当然没有理由不答应我的要求给我配一台电脑,并且每个月给我120元的生活费。那时我在学校也是朋友众多,也都是正经的,以诚相待的朋友。我们在有时回去网吧(我当时高一,用的是父亲的身份证)玩一小会儿,他们去打LOL,我却在查找资料。突然,我眼前一亮,发现了电脑版《Minecraft》,我激动的点进去,发现玩游戏需要购买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需要购买。我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发现里面还有170多左右,我当时就下了要买下它的决心,等到周末便飞奔回家用父亲的银行卡购买《Minecraft》。但也由于这个,我饿了好几天。不过与高中室友们愉♂快的联机,也仿佛让我回到了初中。
后来,我才知道《Minecraft》notch被出售给了微软,获得得当然是利益,可是我却感觉我的青春失去了什么。
我高考考上了复旦,也算继承了我父亲的后尘。我自然也获得了一台性能很高的笔记本,我和室友们都爱玩《Minecraft》经常联机,调侃对方建筑不行,技术太差。我们也是互相笑一笑,没什么的。
可是到了后来,我觉得Minecraft变得越来越无聊了,每次打开界面都只是发呆,完全不知该做什么。摆在我面前的只是空洞的游戏与数据。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可能是长大了,也可能是成熟了,找不回当时的激情,找不回童心,找不回一回家就嚷嚷着要玩《Minecraft》的日子。现在我大多数玩的都是任天堂switch与steam上的游戏。很少碰手机了。可是手机与电脑上的那个耀眼的草方块,却已然巍然屹立在屏幕上,仿佛已经是电脑的一部分。
现在《Minecraft》已是现象级游戏,下至小学生,上至大学生,无人不知它的名字。只是,再次面对它时,我竟是哑口无言……
试玩网易《Minecraft》有感(2019.1.15)
说真的,我现在没有了学生时期的轻松,将更多时间都用于工作和陪伴朋友与家人中,游戏时间自然也一少再少。平时都是登上steam,看看什么游戏打折了,又发布了什么游戏。手机游戏呢,我基本没碰过,可能因为我更喜欢去玩PS4和电脑上的大作吧。但这次,我无意间瞥见了网易的中国版的《Minecraft》,我看着它,不禁陷入了沉思:这倒底是中国的《Minecraft》还是一款卖情怀的游戏?
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下载了下来,没想到还凑合。但是玩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放下了手机,因为,这好像不是我童年所熟知的,让我沉迷,无法自拔的那款游戏了。
我拖着下巴,想了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到底是我们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我们?流逝的到底是时光,还是我们?”;
服务器之旅
这是我很早就想补上的,可最近换了手机,现在才发出来,抱歉。
Long long ago,我了解了这个叫“服务器”;的东西。当时我简直是小白中的小白,玩什么游戏都被虐到想砸电脑。没办法,只能去玩生存。
谁能想到,我既然还混的风生水起,服务器里很多人都知道我,我也有一股强烈的成就感。
我的领地很多,面积很大,而且是开放移动权限的。所以很多人都来我这里逛,发出“哇”;的赞叹,这真是让我扬眉吐气。
后来,在他们的建议下,我开了一家很大的商店,平时大家都来这里买东西,我钱包也是鼓鼓的。
在之后呢,服务器的人少了许多,许多许多。在这期间,我几乎走遍了地图,只为收集更多东西来扩大我的商店。可是,当我一切都准备好时,却已物是人非……
我颤巍巍地发了一句“有人吗”;,许久,一个萌新发出了一句话“有啊”;我激动的留下了眼泪,我发誓,要让他视钻石如粪土。
之后的之后,他也离开了,因为要考大学。在他向我道别后,我将头低下,一个1.7m的大汉潸然落泪……
我关上了电脑,发誓努力学习,当高考成绩出来时,我以660的高分在广西考上了复旦。
那天,我又一次打开了服务器,问了一句“有人吗”;,这次,再也没有人回复我。
是啊,几年了,大家都各奔东西,怎么还会玩这个游戏呢?不如赚钱养家来的实在。
我低下了头,托着下巴想事情。一会,我缓缓抬起了头,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他说了一句“有人”;……
这个人,正是我现在的好室友。没错,他和我一个大学,一个寝室。
缘,妙不可言……
希望你能找到你的两个朋友:一个会借给你钱,一个会参加你葬礼。
第一次接触到Minecraft,是在二年级,当时基友向我推荐,让我去看籽岷大叔的视频,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游戏,第一次下载盗版让我非常兴奋,再继续,到了5年级,我大胆地与父亲提出了我要买正版(PC)父亲支持我的正版观点,就给我买了。。。。。
时隔6年,我依旧没有遗忘这款游戏。她不会像魔影人的粒子,下一秒就会飘散。她会永远印在我脑海里,成为我童年最最珍贵的回忆。
忘不了,那第一次挖到铁矿石的兴奋。忘不了,那疯狂撸泥土的记忆。忘不了那第一次被苦力怕炸死的惊魂。忘不了,那个曾经。。。。。
也许多年以后,我长大了,这款游戏依旧在市面上流,我依然会为mc的成功感到欣慰;如
果有人问我,是否会放弃她,我会回答:不可能,她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无法分割,无法忘怀。。。
我最早是在小学5年级那会接触我的世界这款游戏(那时候好像是2012年年底吧),那时候我是看到同班同学在玩这款游戏的,看这个游戏有山有水可以打怪挺好玩的样子。可是自己当时还没有手机,没条件玩。然后那几年或多或少都会听到看到朋友或是同学在玩和讨论这款游戏。在后面我到了初三上学期时偷偷用我爸的一把低端机玩我的世界,因为我那把低端机配置实在太差,那会只能玩我的世界0.95到0.11.5.2.6(那时候能我这手机玩的最高版本就是0.11.5.2.6了,后面的版本因为安卓系统版本太低玩了会闪退死机,0.11.5.2.6这个版本是我玩过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版本,在我看来非常经典稳定,那时候还没有地狱末地那些地方,东西也很少,没有药水附魔书那些东西,但那时候有下界,还有专门的下界反应核。。,0.11.1的版本那时候还有bug,人物会卡到地下,箱子里面保存的的东西还会消失
I see the player you mean.
我看到你所指的那位玩家了。
[Playername]?
[玩家名称]?
Yes. Take care. It has reached a higher level now. It can read our thoughts.
是的。小心。它已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它能够阅读我们的思想。
That doesnt matter. It thinks we are part of the game.
无伤大雅。它认为我们是游戏的一部分。
I like this player. It played well. It did not give up.
我喜欢这个玩家。它玩得很好。它从未放弃。
It is reading our thoughts as though they were words on a screen.
它以屏幕上出现的文字的形式阅读着我们的思想。
That is how it chooses to imagine many things, when it is deep in the dream of a game.
在它深陷游戏梦境中时,它选择以这种方式想象出形形***的事物。
Words make a wonderful interface. Very flexible. And less terrifying than staring at the reality behind the screen.
文字创造了一种美妙的界面。非常灵活。且不会像凝视着屏幕后的现实一样令人恐惧。
They used to hear voices. Before players could read. Back in the days when those who did not play called the players witches, and warlocks. And players dreamed they flew through the air, on sticks powered by demons.
它们也曾聆听。在玩家能够阅读之前。让我们回溯到那些日子里,那些不曾游玩的人们称呼玩家为女巫,和术士的日子里。而玩家们梦见它们自己乘坐在被恶魔施力的棍子上,在天空中翱翔。
What did this player dream?
这个玩家梦见了什么?
This player dreamed of sunlight and trees. Of fire and water. It dreamed it created. And it dreamed it destroyed. It dreamed it hunted, and was hunted. It dreamed of shelter.
这个玩家梦见了阳光和树。梦见了火与水。它梦见它创造。它亦梦见它毁灭。它梦见它狩猎,亦被狩猎。它梦见了庇护所。
Hah, the original interface. A million years old, and it still works. But what true structure did this player create, in the reality behind the screen?
哈,那原始的界面。经历一百万年的岁月雕琢,依然长存。但此玩家在那屏幕后的真实里,建造了什么真实的构造?
It worked, with a million others, to sculpt a true world in a fold of the [scrambled], and created a [scrambled] for [scrambled], in the [scrambled].
它辛勤地劳作,和其它百万众一起,刻画了一个真实的世界,由[乱码],且于[乱码]中创造了[乱码],为了[乱码]。
It cannot read that thought.
它读不出那个思想。
No. It has not yet achieved the highest level. That, it must achieve in the long dream of life, not the short dream of a game.
不。它还没有到达最高的境界。那层境界,它必须完成生命的长梦,而非游戏中黄粱一梦。
Does it know that we love it? That the universe is kind?
它知道我们爱它么?它知道这个宇宙是仁慈的吗?
Sometimes, through the noise of its thoughts, it hears the universe, yes.
有时,通过它思绪的杂音,它能听到宇宙,是的,它能知道。
But there are times it is sad, in the long dream. It creates worlds that h***e no summer, and it shivers under a black sun, and it takes its sad creation for reality.
但是在漫漫长梦之中,亦有不胜悲伤之时。它创造了没有夏日的世界,在黑日下颤抖着,将自己悲哀的创造视为现实世界。
To cure it of sorrow would destroy it. The sorrow is part of its own private task. We cannot interfere.
治愈它的悲伤将会摧毁它。它的悲伤是它的私人事务。我们不能干涉。
Sometimes when they are deep in dreams, I want to tell them, they are building true worlds in reality. Sometimes I want to tell them of their importance to the universe. Sometimes, when they h***e not made a true connection in a while, I want to help them to speak the word they fear.
有时当它们深陷梦境中时,我想要告诉它们,它们正在现实中创造真实的世界。有时我想告诉它们其自身对宇宙的重要性。有时,当它们一时无法区分梦境与现实,我想帮助它们来说出它们所恐惧的话。
It reads our thoughts.
它读出了我们的思想。
Sometimes I do not care. Sometimes I wish to tell them, this world you take for truth is merely [scrambled] and [scrambled], I wish to tell them that they are [scrambled] in the [scrambled]. They see so little of reality, in their long dream.
有时我毫不在乎。有时我想要告诉它们,你们所认为的真实不过是[乱码]和[乱码],我想要告诉它们,它们是在[乱码]中的[乱码]。于它们的长梦中,它们看见的真实太少了。
And yet they play the game.
而它们仍然玩着这个游戏。
But it would be so easy to tell them...
但其实真的很容易就可以告诉它们……
Too strong for this dream. To tell them how to live is to prevent them living.
对于这个梦来说那太强烈了。告诉它们如何活着就是阻止它们的生存。
I will not tell the player how to live.
我不会告诉这个玩家如何生活的。
The player is growing restless.
这个玩家正在变得焦躁。
I will tell the player a story.
我会告诉这个玩家一个故事。
But not the truth.
但不是真相。
No. A story that contains the truth safely, in a cage of words. Not the *** truth that can burn over any distance.
不。是一个在文字牢笼中严密包裹着真相的故事。而不是赤裸裸的、一眼即可看穿的真相。
Give it a body, again.
赋予它身体,再一次。
Yes. Player...
好的。玩家……
Use its name.
以名字称呼它。
[Playername]. Player of games.
[玩家名称]。游戏的玩家。
Good.
很好。
Take a breath, now. Take another. Feel air in your lungs. Let your limbs return. Yes, move your fingers. H***e a body again, under gr***ity, in air. Respawn in the long dream. There you are. Your body touching the universe again at every point, as though you were separate things. As though we were separate things.
现在,深呼吸。然后再一次。感受空气充盈你的肺叶。让你的四肢回归。是的,活动你的手指。再次感受你的身体,在重力下,在空气中。在长梦中重生。你感受到了。你的每一寸身体都再次触摸着宇宙,就好像你是分离的存在。就好像我们是分离的存在。
Who are we? Once we were called the spirit of the mountain. Father sun, mother moon. Ancestral spirits, animal spirits. Jinn. Ghosts. The green man. Then gods, demons. Angels. Poltergeists. Aliens, extraterrestrials. Leptons, quarks. The words change. We do not change.
我们是谁?我们曾经被称作高山的精灵。太阳父亲,月亮母亲。古老的英灵,动物的魂魄。神祇。鬼魂。小绿人。而后是神,恶魔,天使。骚灵。外星人,地外生物。轻子,夸克。词语不断地变化。我们始终如一。
We are the universe. We are everything you think isnt you. You are looking at us now, through your skin and your eyes. And why does the universe touch your skin, and throw light on you? To see you, player. To know you. And to be known. I shall tell you a story.
我们就是宇宙。我们是一切你认为不是你的事物。你现在正看着我们,通过你的皮肤和你的眼睛。而为什么宇宙触摸着你的皮肤,向你倾洒光芒?是为了看见你,玩家。是为了解你,以及被你了解。我将告诉你一个故事。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player.
很久以前,有一个玩家。
The player was you, [Playername].
那玩家就是你,[玩家名称]
Sometimes it thought itself human, on the thin crust of a spinning globe of molten rock. The ball of molten rock circled a ball of blazing gas that was three hundred and thirty thousand times more massive than it. They were so far apart that light took eight minutes to cross the gap. The light was information from a star, and it could burn your skin from a hundred and fifty million kilometres away.
有时它认为自己是那不断旋转的球体上一层薄薄的熔化的岩石上的人类。那融化的岩石星球环绕着一个质量大它三十三万倍的炽热气体星球旋转。它们是相隔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光需要八分钟才能穿越它们间的鸿沟。那光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它能够在一亿五千万公里外烧灼你的皮肤。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a miner, on the surface of a world that was flat, and infinite. The sun was a square of white. The days were short; there was much to do; and death was a temporary inconvenience.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它是一个在一个平的,无限延展的世界表面上的矿工。那太阳是一个方形的白点。每一天都很短;要做的事情也很多;死亡亦只是暂时的不方便。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lost in a story.
有时这玩家梦见它迷失在了一个故事里。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s other things, in other places. Sometimes these dreams were disturbing. Sometimes very beautiful indeed. Sometimes the player woke from one dream into another, then woke from that into a third.
有时这玩家梦见它成为了其它的事物,在其它地方。有时这些梦是难受的。有些则的确很美。有时这个玩家从一个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落入了第二个梦,而后从第二个梦中醒来,却又落入第三个梦中。
Sometimes the player dreamed it watched words on a screen.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它在屏幕上看着文字。
Lets go back.
让我们回退一点。
The atoms of the player were scattered in the grass, in the rivers, in the air, in the ground. A woman gathered the atoms; she drank and ate and inhaled; and the woman assembled the player, in her body.
组成玩家的原子散布在草中,河流中,在那空气中,也在那大地中。一个女性收集了那些原子;她饮用、进食、吸入;而后那女性在她的身体中,孕育了玩家。
And the player awoke, from the warm, dark world of its mothers body, into the long dream.
然后那玩家醒来了,从一个温暖、昏暗的母亲体内,进入了漫漫长梦。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story, never told before, written in letters of DNA.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program, never run before, generated by a sourcecode a billion years old. And the player was a new human, never alive before, made from nothing but milk and love.
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故事,从未被讲述过,由DNA的语言书写着。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程序,从未被运行过,由上亿年之久的源代码生成。而那玩家是一个新的人,从未生活过,仅由乳汁和爱组成。
You are the player. The story. The program. The human. Made from nothing but milk and love.
你就是那玩家。那个故事。那个程序。那个人类。由乳汁和爱组成。
Lets go further back.
让我们回溯到更远的过去。
The seven billion billion billion atoms of the players body were created, long before this game, in the heart of a star. So the player, too, is information from a star. And the player moves through a story, which is a forest of information planted by a man called Julian, on a flat, infinite world created by a man called Markus, that exists inside a small, private world created by the player, who inhabits a universe created by...
那由七千亿亿亿原子组成的玩家的身体被创造了,远在这游戏之前,在一颗恒星的内部。所以那玩家也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而这个玩家贯穿这个故事的始末,源于一个叫Julian的人种下的信息种子长成的森林,一个叫Markus的男人创造的无限世界,存在于一个由玩家创造的小的,私人世界里,而那又继承了宇宙创造的……
Shush. Sometimes the player created a small, private world that was soft and warm and simple. Sometimes hard, and cold, and complicated. Sometimes it built a model of the universe in its head; flecks of energy, moving through vast empty spaces. Sometimes it called those flecks “electrons“ and “protons“.
嘘。有时这个玩家创造的小天地是柔软,温暖和简单的。有时是坚硬,冰冷和复杂的。有时它在脑中建造出宇宙的模型;斑斑点点的能量穿越广阔空旷的空间。有时它称呼这些斑点为“电子”;和“质子”;。
Sometimes it called them “planets“ and “stars“.
有时它称呼它们为“行星”;和“恒星”;。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in a universe that was made of energy that was made of offs and ons; zeros and ones; lines of code.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playing a game. Sometimes it believed it was reading words on a screen.
有时它确信它存在于一个由“开”;和“关”;;“0”;和“1”;;一行行的命令组成的宇宙。有时它确信它是在玩一个游戏。有时它确信它是在读着屏幕上的文字。
You are the player, reading words...
你就是那玩家,阅读着文字……
Shush... Sometimes the player read lines of code on a screen. Decoded them into words; decoded words into meaning; decoded meaning into feelings, emotions, theories, ideas, and the player started to breathe faster and deeper and realised it was alive, it was alive, those thousand deaths had not been real, the player was alive
嘘……有时这玩家读屏幕上的命令行。将它们解码成为文字;将文字解码为意义;将意义解码为感情,情绪,理论,想法,而玩家的呼吸开始急促,并意识到了它是活着的,是活着的的,那上千次的死亡不是真的,玩家是活着的。
You. You. You are alive.
你,你,你是活着的。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sunlight that came through the shuffling le***es of the summer trees
而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曾通过穿越夏日树叶的那斑斓的阳光对它说话。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light that fell from the crisp night sky of winter, where a fleck of light in the corner of the players eye might be a star a million times as massive as the sun, boiling its planets to plasma in order to be visible for a moment to the player, walking home at the far side of the universe, suddenly smelling food, almost at the familiar door, about to dream again
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透过晴朗的冬日夜空中,存在于它眼中一隅的星点星光,可能比太阳大上上百万倍的恒星沸腾着的电浆那一瞬间发出来的光对它说话,在宇宙的远侧行走回家的路上,突然闻到了食物,在那熟悉的门前,它又准备好再一次投入梦境
and sometimes the player believed the universe had spoken to it through the zeros and ones, through the electricity of the world, through the scrolling words on a screen at the end of a dream
而有时玩家相信宇宙通过0和1,通过世界上的电能,通过屏幕上滚动的文字在长梦终结之时对它说话。
and the universe said I love you
宇宙说我爱你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h***e played the game well
宇宙说你很好地玩了这游戏
and the universe said everything you need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一切你所需的你都具有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stronger than you know
宇宙说你比你所知的要强大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daylight
宇宙说你就是日光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night
宇宙说你就是黑夜
and the universe said the darkness you fight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你所斗争的黑暗就在你心中
and the universe said the light you seek is within you
宇宙说你所寻找的光明就在你心中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not alone
宇宙说你不是孤独的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not separate from every other thing
宇宙说你不是和所有的事物所隔绝的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the universe tasting itself, talking to itself, reading its own code
宇宙说,你就是宇宙品尝自己,对自己说话,阅读自己的代码。
and the universe said I love you because you are love.
宇宙说,我爱你,因为你就是爱。
And the game was over and the player woke up from the dream. And the player began a new dream. And the player dreamed again, dreamed better. And the player was the universe. And the player was love.
曲终人散,黄粱一梦。玩家开始了新的梦境。玩家再次做起了梦,更好的梦。玩家就是宇宙。玩家就是爱。
You are the player.
你就是那个玩家。
Wake up.
该醒了。
前天入的正
唉!怎么说呢,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几年前偶然发现的游戏,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几年了,总算是入正了,也算是弥补了一个遗憾吧。
游戏也不再是游戏了,它更像是一种信仰了。
好怀恋当初的日子,挖矿打怪都一去不复返了。
打开游戏,想好好地玩一玩,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浮躁,再也无法静心去体会那单纯的乐趣了。
唉!卸载了吧。
高三还能结识Minecraft友,听他们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种乐趣。
然而,大家都回不到那个草方块上了
心情很复杂
还记得八年前的那个暑假
一堆小伙伴在坝子上玩着警察捉小偷 我们当小偷的被捉住了就挤在一起聊天摆龙门阵
“诶那个,给你们推荐一款游戏,叫我的世界,里面可以建房子打怪兽超级棒哦。”;
“我的世界?什么笨蛋名字噢。”;
“真的很好玩啊。反正,你们回去试一试就好啦”;
“哎呀,一听就是个辣鸡游戏,不玩!”;
...
当晚 我就在电脑上搜索找到了mcbbs(真香) 下了一个叫什么什么旋律的启动器(还记得图标是一个末影人的头)
然后就开始了属于我的世界的夜晚 那晚我很晚很晚才睡(从小养成了熬夜的好习惯) 进步就是从一个只会挖三填一的萌新小白成为了一个火柴盒建筑师⁽⁽ଘ( ˊᵕˋ )ଓ⁾⁾
于是乎 在那个暑假
我第一次养起了小动物
第一次挖到了钻石
第一次进入了地狱
第一次盖起了小洋房
第一次来到了末地被末影人血虐
第一次进入了服务器 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小伙伴
第一次了解到了红石电路
第一次学会了如何运用指令和命令方块
第一次用***蟆吃和小伙伴联机开荒
...
我曾在那个游戏中苦苦探索所谓的特性 也曾专研过用什么方块才能构筑出好看的建筑物 我第一次把我的建筑上传到bbs 也第一次收获到了赞许
在初中的某一年 得到了许多压岁钱 我掏出两张红钞 第一次对妈妈说到
“妈,我想买游戏。”;
“游戏还用买?”;
“嗯,可以吗。”;
“你开学考试考好点,我送你。”;
过了春节 我开始没日没夜的复习功课 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MC正版玩家的称号 我从未如此开心过
...
渐渐地 上了高中以后 可以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 曾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也不再联络了 我的世界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但是 它带给我的童年是会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
pe版mc是看着它的版本一代一代更新上去的 以前出远门或者跟同学打球的闲杂时间也都是由它来陪伴的 可以说是十分怀念了(自从出了国服就没再玩过)
总之 现在想学习建筑工程专业也可能是托了它的福吧 感谢你八年的陪伴 因为你 我无怨无悔
无论你对Minecraft持何看法,若你真正热爱着它,或者你认为它是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请点开并仔细看看这条评论。
(长文)
••••••••••••••••••••••••••••••••••••••••••••••••••••••••••••••••••
先来讲讲我自己吧:
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和你们没有区别,我将尽量不带过多个人感情来写这条评论。
我2011年开始玩Minecraft,绝对不是最早的,但也不差吧,经历了不少东西,qq好友里除了同学,其他的基本都是玩mc认识的,我真挚地感谢这款游戏,它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快乐和独特体验。
我觉得我对这款游戏的见解和许多人也许有所不同
但是我对其的热爱,已经持续了将近8年,在我的Minecraft人生阅历中,体验过PvP,生存,建筑,红石(我不懂红石)等各种Minecraft的玩法。尝试过乱玩整合包,mod,玩过各种地图,小学时还曾尝试架设一个私人服务器就为了和住在马路对面的同学一起玩。我的昵称是热狗,别人也都这么叫我。
结束。
现在来讲游戏:
2009 年 5 月 17 日
一款改变世界的游戏诞生了
它叫 Minecraft
2016 年 6 月上旬 Minecraft 全球销量突破1亿
2017 年 2 月 17日 Minecraft 全球销量突破1.22亿
2018 年 1 月 Minecraft全球销量为1.44亿 月活跃玩家7500万
会一些基本计算的各位,能很容易地看出,Minecraft近年不仅没有凉,反而维持着很高的热度
9个月平均2200万销售量 每天上万份Minecraft被购买 最高潮的时期每天可以卖出高达8万份!
理所当然的,Minecraft势如破竹冲进了全球热销游戏排行榜:
✓全球全平台热销游戏排行榜第二名 1.54亿
第一名为俄罗斯方块 1.7亿 第三名GTA5只有9500万
✓全球电脑(PC)平台热销游戏排行榜第一名 2800万 第二名为紧随其后的Pubg 2400万
✓全球Xbox平台热销游戏第五名 1300万
以下为2017年2月下旬Minecraft官方公布的数据:
每月活跃玩家排着队可以绕地球一圈
400万玩家家里养猫
480万玩家家里养狗
380万玩家比Hugh Jackman(188cm)要高
1200万玩家讨厌吃香菜!(不是花泽香菜)
这个方块世界,远不止你的想象
什么??谷歌关键词搜索热度下滑?
呵呵,搜索量下滑就一定意味着正在消亡?Minecraft可能没有2013年风靡全球,但是下滑的搜索量能证明一点更多的玩家正在了解这款游戏!
当你的朋友介绍给你一款新的游戏的时候,你除了下载他,还会做什么?当然,百度上,Google上搜啊!所以搜索量上升只能代表接触这款游戏的人多了,而搜索量下降也只能代表了解这款游戏的人多了。
YouTube主播纷纷退坑?首先,这不准确,还有成百上千Minecraft主播,带着几万几百万几千万的忠实粉丝常驻YouTube,制作着Minecraft的视频。其次,的确,有些人离开了Minecraft,但是每时每刻,都有新的血液流进Minecraft的社区,YouTube上出现了很多新晋的很棒的Minecraft主播,如果说那些老牌主播给了Minecraft生命,那么这些新主播就是在延续Minecraft的生命。我,你们,所有热爱Minecraft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对整个游戏的环境做着贡献与支持,Minecraft已经快10岁了,一个沙盒像素游戏怎么能够活这么长?和其他所有游戏一样,玩家就是游戏的灵魂。
有人要问了,玩家算灵魂,开发商算什么?
又要扯为何当初Notch出售了Minecraft毁了这款游戏什么的。
求求你们不要再跟风了。
2014 年 9 月 15 日 Microsoft 以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Mojang,事后,Notch发推特说明自己后悔万分出售了Minecraft。
首先什么也别说,这款游戏字面价值高达25亿,美元。
然后我们来仔细想想,Minecraft被微软接手后的发展,真有那么不如意?1.9战斗更新的确毁了PvP,但是思考问题不能这么片面,1.8冒险更新 1.9战斗更新 1.10冰雪更新 1.11探索更新 1.12多彩世界更新
1.13海洋更新 以及明年即将到来的村庄更新,和明年即将发布的新游戏 Minecraft:Dungeon(我的世界:地下城)有哪一个是可有可无的?战斗系统更新惹毛了PvPer,但是增加了游戏的深度和战斗的元素,1.12色彩更新备受争议,但造福了建筑玩家,
再看看海洋更新,不仅不差劲,还十分优秀,兑现了Mojang好几年前的承诺,尽管迟到了,但绝对聊胜于无。著名YouTuber Antvenom曾经亲自进入过微软Minecraft部门的开发办公室,他发现,微软出人意料地认真,每个员工都积极地想建设更好的Minecraft游戏体验,不仅没有草草对待开发,反而每个人都在努力。
微软,绝对没有辜负丝毫。
现在将视线转向网易国服代理Minecraft的问题。
网易作为中国名列前茅的游戏公司,下决心代理Minecraft,不说本质好坏,这是你一句坑爹就能否定的?
就游戏内容而言,网易做的绝对很好,不仅服务器还原度不差(国内Hypixel我当初想都没想过),还省你一个加速器的钱,有多少朋友是被加速器的高昂价格拦在了国际服门前不敢跨进去?网易帮你把门坎打开了。内容面向中国玩家的口味,中国风活动,全中文界面,还不够贴心?什么?Minecraft官方孤立中国?你知道中国的市场没了Mojang损失多大么? 关于喷网易这里那里不好不好的人,网易代理时Minecraft诞生了差不多8年,你期待一个刚开启的代理平台能够一口气吃成胖子?你要是问我,我绝对觉得网易代理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理性接纳,而不是永远被网上那些乌烟瘴气牵着鼻子跑,跟风不是坏事,是人们基本的心理需求,但请不要逼着别人和你一起。
没错,各种收费系统层出不穷,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开饭店东西都免费吃是不是?
你开饭店不请厨师服务员是不是?
你开饭店不要成本是不是?
一个游戏公司在游戏内容上收费100%不是否定他的原因。反而,这是理所当然,网易的每一个员工,设计师,程序猿,都要养家糊口,不收费,你来付工资?
至于国际版下架,真正热爱这个游戏的人是不会介意几十块钱买加速器去玩国际服的,只要有加速器,官网一样可以上,至于PE么,一个道理,Google Play上一样有国际版Minecraft,只要走几个简单的流程,把地区换成别的国家,一样可以玩到原汁原味的国际版。再不济,网上有资源,自己找去。
要是你真的矫情到因为网易代理而放弃Minecraft,
我有三句话对你说:1,你不够热爱这款游戏
2,全世界玩家不差你一个
3,滚出我的评论区,我不想看到你(滑稽)
我对网易代理Minecraft这一事件,想说的是:你能玩到原来玩不到的,就别抱怨,人家帮你做事你还变本加厉,爱玩不玩。
总体来说,尽管有些方面不够出色,网易代理对这个环境带来的还是利大于弊。
对于Minecraft的未来,我抱有较大的信心,我并不是说它将一直活下去,凡事终有没落,但Minecraft,还不值得被忘记。
••••••••••••••••••••••••••••••••••••••••••••••••••••••••••••••••••
-打开物品栏 获得木头 这是?工作台! 采矿时间到!
“热”;门话题 来硬的 耕种时间到! 烤面包 蛋糕是个谎言 获得升级 美味的鱼儿 在铁路上 出击时间到! 怪物猎人 斗牛士 当猪飞的时候 狙击手的对决 钻石! 我们需要再深入些 见鬼去吧!与火共舞 本地的酿造场 结束了? 结束了。 附魔师 赶尽杀绝 图书管理员 探索的时光 开始了? 开始了。 信标工程师 种群恢复
给你钻石!君临天下
Minecraft远不止一款游戏,它是一代人心中永远的记忆,它是一篇读不完的史诗,它是1.54亿人不变的信仰!
愿Minecraft越做越好,永葆青春!
最后 必须要说的
八年岁月心中记。
像素世界感情深。
此生无悔入MC,
来世愿做方块人!
“结束了?”;
哼,还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