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皮手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教程 » 最爱秋光好 佳节又重阳

最爱秋光好 佳节又重阳

从遍插茱萸、赋诗饮酒的古时习俗,到崇老敬老、厚德仁爱的现代意蕴,重阳节早已不是简单的自然时令,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和书画家留下了许多关于重阳节的诗词、书法、绘画、篆刻等艺术作品。本报选取了部分代表性作品,与读者共赏,表达我们对读者的节日祝福。

重阳节习俗:登高 赏菊 敬老

在古代,九被认为是阳数,乃数之极,所以被赋予生命长久、健康长寿的寓意;九月初九,两阳相重,所以又称为重阳,古人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吉祥日子。

金秋时节,极目皆美景,不妨登高而饮,赏黄花、享糕饼,古往今来,我们在这熟悉的情景中感受古人的习俗,也融入自己对美好情感、幸福生活的寄托。

重阳节的叫法很多,按时令说叫重阳节重九节九九重阳,按风俗说又常常被人称为登高节茱萸节菊花节晒秋节,传统重阳节,历来有登高、采菊、插茱萸等习俗,并逐渐演变成登高赏秋和感恩敬老两大重要主题。

重阳节之名称记载,始见于三国时期。因九月属秋尾,重阳节的很多习俗与深秋有关。《吕氏春秋》记载,古人有在九月丰收祭飨天帝、祭祖的活动,这一习俗逐渐嫁接到重阳节。至魏晋时,节日气氛渐浓,又加入了赏菊和饮酒的习俗,直至今日。

艺术中的重阳节:重在意象表达

唐代以后,重阳节逐渐成为文人雅士聚会饮酒,赏菊、绘画、吟诗的日子,出现了大量吟咏重阳节的诗词,以及以重阳节为题材的绘画。其中广受传诵的千古名句有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以重阳登高为意境的国画层出不穷。当代著名画家张大千根据王维诗意画了一幅《重阳登高图》,画面上山峰巍峨,一位老人立于大磐石之上,极目远眺,似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志。此画构图严谨,视野开阔,笔墨华滋,气势磅礴,以宇宙之大莫过我心的气魄,成功地表现出关陇山水的雄伟挺拔及石骨坚凝的特质,表现了画家在重阳佳节时登高望远,怀念友人的意境。另外,清初画家石涛也画有一幅《重阳登高图》,表达的也是唐诗的意境。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重阳节自古又被称为菊花节,历来就有赏菊花的风俗,赏菊可谓是重阳节里必不可少的一件雅事。画家们也常常以重阳赏菊为题材绘画。清代画院画家们尤爱把重阳节的登高和赏菊交融在画面上。如右上图清朝佚名画家所画的《菊花成扇》,一朵菊花清新脱俗,显示出作者的高洁。另外,清代画院的《十二月月令图·九月》把重阳节登高和赏菊交融于一幅画面上。中间花圃中摆满了大大小小应景的菊花,人们穿插其间,共赏秋景。菊花也被人们称作延年益寿的花,有很多画菊花的中国画作品都题为长寿。

在此佳节,与好友相聚,一起吃螃蟹,赏菊花,再斟一杯菊花饮,吹着凉爽秋风,欣赏国画名家笔下的菊蟹图,可谓惬意之极。海派杰出代表画家朱屺瞻《重阳菊蟹肥》,处处洋溢着生活的情与趣。朱屺瞻擅长画熟蟹,用笔蘸朱磦、赭石画之,呈赭红色,蟹腿纷乱陈于盘中,骄横无存,只留鲜腴之味。有蟹盈盘,有酒满壶,君若不饮何其愚。《重阳菊蟹肥》中,简练的线条勾勒,稍事渲染,肥蟹、菊花、美酒,把秋日的畅达表达得淋漓尽致。古人有诗云: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一生矣。这样诱人的情形,被画家艺术化地展现在作品中,变成了一幅饶有趣味的水墨佳作。

潘天寿的《黄花灯影古重阳》,也是描绘重阳节赏菊的佳作。用靠椅的方形结构与菊花的圆浑结构来营造追求自己的格调,凸显画家的精神追求和审美品位。设色上,调和花青、赭黄、橘红,而以焦墨统筹其间,使整幅画在色彩上形成强烈对比,但又丝毫不显突兀和冲突。

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以重阳为题材的书法墨迹。吴昌硕更是在人书俱老的晚年多次为重阳佳节挥毫创作。这幅《重九篆书黄花古寺六言联》是吴昌硕在重阳节时所作,线条均匀,字形修长,明显的小篆笔法。款署有用笔虚处见灵,实处见古字样,可见吴昌硕当时对这幅作品还是十分满意的。

篆刻《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由数次入选全国篆刻大展的著名篆刻家刘鹏创作。重阳节在历史发展演变中杂糅多种民俗为一体,承载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其文化内涵正可用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八字白文篆刻体现出来。这幅作品在汉印底蕴基础上又加进近代篆刻的名家风格,细赏之下,充满古雅的金石趣味和大家气象。

诗的节日

中国历史上的重阳之日,多有典故和诗词,诞生许多名篇佳作。

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路过南昌,正赶上洪州都督李元婴于滕王阁大宴宾客。宴会上,王勃突发灵感,作《滕王阁诗并序》,留下千古绝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描写重阳之景的名句。

其实,用唯美的文字把佳节记录下来,是中国人特有的浪漫,尤其是重阳节之时,正是丰收之季,是登高赏景、遍插茱萸、品菊食蟹的好时节,自然少不了诗词歌赋。从楚国屈原集重阳入帝宫兮到东晋陶渊明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到唐代李白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再到宋代苏东坡酒阑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间今古,直至清代纳兰性德佳时倍惜风光别,不为登高,只觉魂销,一年一度的重阳节竟成为诗的节日,光是一部《全唐诗》就有近千首诗写重阳节。由此聚成了一部只有中国才有的九月初九诗歌史,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

重阳节的诗词,内容丰富多彩,描写赏菊的诗词则最多。唐代孟浩然《过故人庄》中的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是典型代表。重阳节遍插茱萸是知名度最高的诗中意象,此习俗早在汉晋之时就已流行,描写的诗以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最为知名,其中两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妇孺皆知,少儿能诵,其所蕴涵的兄弟之情也感动着每一个中国人。诗中的茱萸是一种落叶小乔木,开小黄花,果实椭圆形,味道酸酸,是著名的中药。我国古代,九月初九爬山登高,臂上必佩茱萸囊消灾祈福。

传统是根,文化是魂,重阳节让我们深刻领悟到中华文化的情与思,民族发展的精气神。谈到重阳节的文化内涵,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李东说:重阳节崇尚孝善之道,常怀感恩之心。重阳节之际,问候亲人,祝福长者。送上最质朴的语言,最贴心的陪伴,爱老、敬老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节日礼物。家国情怀,意蕴深远,所以我们今天的重阳节,不仅在岁月静好和唐诗宋词里,还在我们要继承老一代奋斗的价值观和最质朴的牺牲精神中。只有在传统之上进行有价值的赋能,才能让重阳节在新时代拥有更加丰富的时代内涵。

今日又重阳,笔者忽想起王勃一首小诗《九日》:九日重阳节,开门有菊花。不知来送酒,若个是陶家。在一开门就见到菊花的日子里,来送酒的人是否也如陶渊明一样高洁呢?有此想象,即为智者。

九在《易经》中为阳数,九九两阳数相重,故曰重阳,因日与月皆逢九,又称重九,古人认为是吉祥的日子。

从遍插茱萸、赋诗饮酒的古时习俗,到崇老敬老、厚德仁爱的现代意蕴,重阳节早已不是简单的自然时令,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和书画家留下了许多关于重阳节的诗词、书法、绘画、篆刻等艺术作品。本报选取了部分代表性作品,与读者共赏,表达我们对读者的节日祝福。

重阳节习俗:登高 赏菊 敬老

在古代,九被认为是阳数,乃数之极,所以被赋予生命长久、健康长寿的寓意;九月初九,两阳相重,所以又称为重阳,古人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吉祥日子。

金秋时节,极目皆美景,不妨登高而饮,赏黄花、享糕饼,古往今来,我们在这熟悉的情景中感受古人的习俗,也融入自己对美好情感、幸福生活的寄托。

重阳节的叫法很多,按时令说叫重阳节重九节九九重阳,按风俗说又常常被人称为登高节茱萸节菊花节晒秋节,传统重阳节,历来有登高、采菊、插茱萸等习俗,并逐渐演变成登高赏秋和感恩敬老两大重要主题。

重阳节之名称记载,始见于三国时期。因九月属秋尾,重阳节的很多习俗与深秋有关。《吕氏春秋》记载,古人有在九月丰收祭飨天帝、祭祖的活动,这一习俗逐渐嫁接到重阳节。至魏晋时,节日气氛渐浓,又加入了赏菊和饮酒的习俗,直至今日。

艺术中的重阳节:重在意象表达

唐代以后,重阳节逐渐成为文人雅士聚会饮酒,赏菊、绘画、吟诗的日子,出现了大量吟咏重阳节的诗词,以及以重阳节为题材的绘画。其中广受传诵的千古名句有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以重阳登高为意境的国画层出不穷。当代著名画家张大千根据王维诗意画了一幅《重阳登高图》,画面上山峰巍峨,一位老人立于大磐石之上,极目远眺,似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志。此画构图严谨,视野开阔,笔墨华滋,气势磅礴,以宇宙之大莫过我心的气魄,成功地表现出关陇山水的雄伟挺拔及石骨坚凝的特质,表现了画家在重阳佳节时登高望远,怀念友人的意境。另外,清初画家石涛也画有一幅《重阳登高图》,表达的也是唐诗的意境。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重阳节自古又被称为菊花节,历来就有赏菊花的风俗,赏菊可谓是重阳节里必不可少的一件雅事。画家们也常常以重阳赏菊为题材绘画。清代画院画家们尤爱把重阳节的登高和赏菊交融在画面上。如右上图清朝佚名画家所画的《菊花成扇》,一朵菊花清新脱俗,显示出作者的高洁。另外,清代画院的《十二月月令图·九月》把重阳节登高和赏菊交融于一幅画面上。中间花圃中摆满了大大小小应景的菊花,人们穿插其间,共赏秋景。菊花也被人们称作延年益寿的花,有很多画菊花的中国画作品都题为长寿。

在此佳节,与好友相聚,一起吃螃蟹,赏菊花,再斟一杯菊花饮,吹着凉爽秋风,欣赏国画名家笔下的菊蟹图,可谓惬意之极。海派杰出代表画家朱屺瞻《重阳菊蟹肥》,处处洋溢着生活的情与趣。朱屺瞻擅长画熟蟹,用笔蘸朱磦、赭石画之,呈赭红色,蟹腿纷乱陈于盘中,骄横无存,只留鲜腴之味。有蟹盈盘,有酒满壶,君若不饮何其愚。《重阳菊蟹肥》中,简练的线条勾勒,稍事渲染,肥蟹、菊花、美酒,把秋日的畅达表达得淋漓尽致。古人有诗云: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一生矣。这样诱人的情形,被画家艺术化地展现在作品中,变成了一幅饶有趣味的水墨佳作。

潘天寿的《黄花灯影古重阳》,也是描绘重阳节赏菊的佳作。用靠椅的方形结构与菊花的圆浑结构来营造追求自己的格调,凸显画家的精神追求和审美品位。设色上,调和花青、赭黄、橘红,而以焦墨统筹其间,使整幅画在色彩上形成强烈对比,但又丝毫不显突兀和冲突。

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以重阳为题材的书法墨迹。吴昌硕更是在人书俱老的晚年多次为重阳佳节挥毫创作。这幅《重九篆书黄花古寺六言联》是吴昌硕在重阳节时所作,线条均匀,字形修长,明显的小篆笔法。款署有用笔虚处见灵,实处见古字样,可见吴昌硕当时对这幅作品还是十分满意的。

篆刻《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由数次入选全国篆刻大展的著名篆刻家刘鹏创作。重阳节在历史发展演变中杂糅多种民俗为一体,承载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其文化内涵正可用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八字白文篆刻体现出来。这幅作品在汉印底蕴基础上又加进近代篆刻的名家风格,细赏之下,充满古雅的金石趣味和大家气象。

诗的节日

中国历史上的重阳之日,多有典故和诗词,诞生许多名篇佳作。

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路过南昌,正赶上洪州都督李元婴于滕王阁大宴宾客。宴会上,王勃突发灵感,作《滕王阁诗并序》,留下千古绝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描写重阳之景的名句。

其实,用唯美的文字把佳节记录下来,是中国人特有的浪漫,尤其是重阳节之时,正是丰收之季,是登高赏景、遍插茱萸、品菊食蟹的好时节,自然少不了诗词歌赋。从楚国屈原集重阳入帝宫兮到东晋陶渊明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到唐代李白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再到宋代苏东坡酒阑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间今古,直至清代纳兰性德佳时倍惜风光别,不为登高,只觉魂销,一年一度的重阳节竟成为诗的节日,光是一部《全唐诗》就有近千首诗写重阳节。由此聚成了一部只有中国才有的九月初九诗歌史,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

重阳节的诗词,内容丰富多彩,描写赏菊的诗词则最多。唐代孟浩然《过故人庄》中的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是典型代表。重阳节遍插茱萸是知名度最高的诗中意象,此习俗早在汉晋之时就已流行,描写的诗以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最为知名,其中两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妇孺皆知,少儿能诵,其所蕴涵的兄弟之情也感动着每一个中国人。诗中的茱萸是一种落叶小乔木,开小黄花,果实椭圆形,味道酸酸,是著名的中药。我国古代,九月初九爬山登高,臂上必佩茱萸囊消灾祈福。

传统是根,文化是魂,重阳节让我们深刻领悟到中华文化的情与思,民族发展的精气神。谈到重阳节的文化内涵,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李东说:重阳节崇尚孝善之道,常怀感恩之心。重阳节之际,问候亲人,祝福长者。送上最质朴的语言,最贴心的陪伴,爱老、敬老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节日礼物。家国情怀,意蕴深远,所以我们今天的重阳节,不仅在岁月静好和唐诗宋词里,还在我们要继承老一代奋斗的价值观和最质朴的牺牲精神中。只有在传统之上进行有价值的赋能,才能让重阳节在新时代拥有更加丰富的时代内涵。

今日又重阳,笔者忽想起王勃一首小诗《九日》:九日重阳节,开门有菊花。不知来送酒,若个是陶家。在一开门就见到菊花的日子里,来送酒的人是否也如陶渊明一样高洁呢?有此想象,即为智者。

九在《易经》中为阳数,九九两阳数相重,故曰重阳,因日与月皆逢九,又称重九,古人认为是吉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