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皮手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教程 » 脱口秀大会因为保守所以退步?

脱口秀大会因为保守所以退步?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播出后引起不少批评,包括对两位领笑员表现的不满,对个别选手被不合理淘汰的质疑,以及对离婚梗内部梗的重复使用等。有网友吐槽,《脱口秀大会》第五季进入了强行搞笑的阶段,瓶颈难以突破。

2020年第三季获得好评与当季内容敢于用年轻人的视角解构世间事有关,也与选手勇于输出观点、令人耳目一新有关。另外,从内娱的大环境看,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与《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一道,为观众提供了难忘的娱乐记忆,部分疏解了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观众对它们心存感谢,也形成了坚实的好感度。

2021年《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仍然口碑不俗,但因为一些选手个性突出,使得节目播出过程中,不断陷入性别对立不尊重女性炒CP领笑员情商低滥梗泛滥等风波。这些争议有一部分被回避了,也有一部分延续到了第五季。第四季用个性鲜明的人设和辛辣有趣的段子,部分掩盖了话题设置的激进,虽制造了争议但也激发了思考。而今年这一季节目的评价不高,主因恐怕并非网友批评的那几点,而是节目从本质上钻进了保守主义的樊笼,脱口秀的冒犯功能大打折扣。

《脱口秀大会》的制作团队,对安全的考虑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吐槽大会》第六季被《怎么办!脱口秀专场》取代,而后者虽然在娱乐性方面竭尽全力,但吐槽元素大面积撤退——节目名字中怎么办后面的感叹号,变成问号似乎更能代表主创对于脱口秀这一表现形式的困惑。

或许受到这种困惑的影响,《脱口秀大会》将口号由原来的每个人都能讲五分钟脱口秀改成了每个人都能快乐五分钟,这不仅仅是节目定位的改变,更是节目格局的变化。从能讲五分钟,到能快乐五分钟,降调幅度是巨大的,它意味着节目的重心已经从舞台的核心地带转移到了千千万万的观众那里,能不能讲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能让观众获得片刻的开心,才是节目需要牢牢抓住的一根绳索。

这根绳索的一头,拴着《脱口秀大会》的商业诉求,毕竟以视频节目为核心,制作方已经进行了密集的线下演出布局,那些线下演出场所与演员,需要这样一个线上出口来制造流量,吸引注意力,为线下培养更多的观众;绳索的另一头还牵连着脱口秀这一暂未形成规模的产业的前途与命运,拴系着产业想要继续发展与繁荣的愿望。作为一种新兴的、当下的、流行的娱乐形式,脱口秀的基础并未达到扎实的地步。稳妥为先,自然会成为产业从上到下的基本考量。

《脱口秀大会》,包括此前的《吐槽大会》,在为观众制造欢乐的同时,也一直有焦虑与浮躁伴随,这是很正常的。整体看来,制作方与选手的付出,还是让脱口秀带来的欢乐明显超过了因争议带来的其它情绪,这是脱口秀以及脱口秀节目存在的价值和理由。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目前遭遇的低评分并非无可挽回。节目所要做的,或许是要从一种紧张与担忧的状态中走出来,在内容创作上更多一些沉淀,重新把格局再升起来,在话题表达领域拓展得宽一些、再宽一些,注重深度挖掘与智慧表达,摆脱对于脱口秀属于年轻人的路径依赖……总而言之,脱口秀的创作潜力与边界,并没有沦落到无可拓展的地步,还有着再出发的诸多可能性。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播出后引起不少批评,包括对两位领笑员表现的不满,对个别选手被不合理淘汰的质疑,以及对离婚梗内部梗的重复使用等。有网友吐槽,《脱口秀大会》第五季进入了强行搞笑的阶段,瓶颈难以突破。

2020年第三季获得好评与当季内容敢于用年轻人的视角解构世间事有关,也与选手勇于输出观点、令人耳目一新有关。另外,从内娱的大环境看,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与《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一道,为观众提供了难忘的娱乐记忆,部分疏解了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观众对它们心存感谢,也形成了坚实的好感度。

2021年《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仍然口碑不俗,但因为一些选手个性突出,使得节目播出过程中,不断陷入性别对立不尊重女性炒CP领笑员情商低滥梗泛滥等风波。这些争议有一部分被回避了,也有一部分延续到了第五季。第四季用个性鲜明的人设和辛辣有趣的段子,部分掩盖了话题设置的激进,虽制造了争议但也激发了思考。而今年这一季节目的评价不高,主因恐怕并非网友批评的那几点,而是节目从本质上钻进了保守主义的樊笼,脱口秀的冒犯功能大打折扣。

《脱口秀大会》的制作团队,对安全的考虑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吐槽大会》第六季被《怎么办!脱口秀专场》取代,而后者虽然在娱乐性方面竭尽全力,但吐槽元素大面积撤退——节目名字中怎么办后面的感叹号,变成问号似乎更能代表主创对于脱口秀这一表现形式的困惑。

或许受到这种困惑的影响,《脱口秀大会》将口号由原来的每个人都能讲五分钟脱口秀改成了每个人都能快乐五分钟,这不仅仅是节目定位的改变,更是节目格局的变化。从能讲五分钟,到能快乐五分钟,降调幅度是巨大的,它意味着节目的重心已经从舞台的核心地带转移到了千千万万的观众那里,能不能讲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能让观众获得片刻的开心,才是节目需要牢牢抓住的一根绳索。

这根绳索的一头,拴着《脱口秀大会》的商业诉求,毕竟以视频节目为核心,制作方已经进行了密集的线下演出布局,那些线下演出场所与演员,需要这样一个线上出口来制造流量,吸引注意力,为线下培养更多的观众;绳索的另一头还牵连着脱口秀这一暂未形成规模的产业的前途与命运,拴系着产业想要继续发展与繁荣的愿望。作为一种新兴的、当下的、流行的娱乐形式,脱口秀的基础并未达到扎实的地步。稳妥为先,自然会成为产业从上到下的基本考量。

《脱口秀大会》,包括此前的《吐槽大会》,在为观众制造欢乐的同时,也一直有焦虑与浮躁伴随,这是很正常的。整体看来,制作方与选手的付出,还是让脱口秀带来的欢乐明显超过了因争议带来的其它情绪,这是脱口秀以及脱口秀节目存在的价值和理由。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目前遭遇的低评分并非无可挽回。节目所要做的,或许是要从一种紧张与担忧的状态中走出来,在内容创作上更多一些沉淀,重新把格局再升起来,在话题表达领域拓展得宽一些、再宽一些,注重深度挖掘与智慧表达,摆脱对于脱口秀属于年轻人的路径依赖……总而言之,脱口秀的创作潜力与边界,并没有沦落到无可拓展的地步,还有着再出发的诸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