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皮手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教程 » “黑哥们儿”和“黑姑娘”

“黑哥们儿”和“黑姑娘”

瞿弦和

《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诗人屈金星诗作的题目。黑姑娘是黑哥们儿对煤、对煤炭事业的爱称,诗人屈金星夫妇均是中国矿业大学的毕业生,屈金星写有大量歌颂煤矿工人的诗歌,其中被朗诵最多、影响最为广泛的应该是这首《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诗歌分为四个段落,最使人感动的是第二段:不管与你定情的夜晚,是风骤还是雨狂,既然走向地心深处,彼此捧出的都是滚烫……在八百米深处,只有你用乌黑的嘴唇,吻我裸露的肩膀,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没有亲身经历和体验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的。屈金星几次向我讲述:我从中国矿业大学采矿系毕业后,到北京房山地方矿工作,和矿工一起摸爬滚打,平日特别寂寞,苦闷时动摇过,但对煤炭的爱战胜了自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一挥而就写了这首诗!

这位后来担任中国矿业报社长助理的诗人总会说起他意外接到的几个电话,他没有想到这首诗的反响如此之大!《中国煤炭报》的记者白晓光来电:中央台正播放你的诗呢!瞿弦和朗诵‘黑姑娘’呢。中国矿业大学校友李春霞来电:部里在黑龙江七台河开工作大会,瞿团在台上正朗诵你的诗,据说是王显政部长点的节目。浙江诗人晩上十一点打来电话:我在杭州电厂晩会里听到你的诗,说情人的,有意思!其实煤电也是一家亲啊!

2006年,山西西山矿务局的杜儿坪矿建矿50年,我们在井口慰问交接班的工人,党委书记谢新民和工会梁建民部长在台阶两侧陪伴我们,谢新民书记拿起小提琴亲自演奏《沉思》为我的朗诵伴奏,没想到每个段落的最后一句都成了齐诵,当我读到煤啊,我的情人之后,全体矿工都会齐声读出我的黑姑娘,他们大声朗诵着,满脸笑容,嘴张着,露出一口白牙。同样,在中国矿业大学校庆的演出现场,我在舞台上朗诵此诗,在校师生和煤炭系统的嘉宾也齐诵着这句。

社会上仍有人歧视煤炭行业,煤黑子的老观念还在影响着人们,这些人往往享受着无尽的光和热,却忘记了那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煤矿工人。

安徽著名诗人周志友曾写过一首《黑之歌》,是那么深沉。诗中写道:有谁歌唱过黑色?有谁理解黑色?黑色,黑色,凝聚着光,它包含热。雄浑的气质,坚定的性格,光的归宿,七彩的综合。

1986年,我去安徽淮南潘一矿,安徽电视台导演陈克西拍摄电视艺术片《黑之歌》(诗歌《黑之歌》TV版荣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他让我朗诵这首诗,那真是一次对黑色这两个字的理解过程。

我们参加拍摄的演员们刚到达潘一矿,陈导便立即组织大家下井体验生活,他说:要想拍好《黑之歌》,就得当一次‘黑哥们儿’。我以为朗诵也要在井下拍,他说:那不方便,我在地面搭了一个模拟巷道,你们带着真实的感觉,一定能拍好!

我并不是第一次下井,早在1964年,我作为中央戏剧学院在校大学生,在山西阳泉一矿下井参观。似乎从那时起,命运就预示着我将一辈子与煤矿结缘。

这次在潘一矿拍摄不同,从大巷到工作面的距离很远,超过了半小时,沿途我观察着黑哥们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环境……黑色的煤壁,黑色的煤车,黑色的头盔,还有一张张黝黑的面庞。要知道驶向工作面的时间是不计算在8小时之内的啊!我们没有直接参加劳动,但已经很累了。对照之下,我们在大城市上班因路途远、堵车发牢骚便显得那么渺小。

陈克西导演祖籍山西,父辈是大同矿区的老前辈,对黑哥们儿格外情深,他要把这首诗拍成类似后来的TV版,他对每一句诗的内涵都不放过。我下井带着走马观花的感觉拍摄,当我读到黑色是质朴的、雄浑的、坚定的,是充满信心和力量的时,觉得心里特别充实。

黑哥们儿个个都很帅气,淮南矿务局工会的周玉鸿不仅英俊,而且是个才子。我跟他接触很多,他会把其参与编辑的煤矿工人的杂志《银河》按时寄到我家;他和《淮南矿工报》的记者一同采访我;他让我结识了学者型的淮南矿务局董事长王源;他安排了我们去谢一矿、新庄孜矿、潘一矿、潘二矿、潘三矿、顾桥矿、潘北矿、张集矿、丁集矿、朱集矿……他所在的矿区宣传部组建了淮煤职工乐团,成员都是矿工,成立那天还让我题写了艺海飘香四个字,我们还拍了一张乐团成立纪念照。他带我去品尝当地特色小吃臭干子,这是一种回味幽香的美食,刚炸出来的臭干子蘸上辣椒,好吃极了,我经常一个人吃一盘。20世纪90年代,他让我主持在体育馆举行的中美文化交流活动彩虹之歌,难忘的是我与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老师同台演出。演出活动展示了黑哥们儿国际文化交流的能力,中美电视台都播出了活动的实况录像。与安徽省电视台共同主办的豆腐节开幕式,我也荣幸地主持了多次,弘扬民间豆腐文化,同时还主持了淮南矿区女高音张伟光独唱音乐会。我与淮南、淮北、新集、皖北的黑哥们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把我当作自家人,几乎年年见面。

1997年在淮南谢一矿的广场,我荣获了荣誉矿工的称号,我在满场黑哥们儿的欢呼声中手捧矿工帽、接过奖杯,我真想高呼一声:矿工万岁!但却哽咽着只说了一句:幸福啊,我也是‘黑哥们儿’。在生命中,我最看重的就是荣誉矿工和乌金大奖,因为这是黑哥们儿对我的认可。

真正喊出矿工万岁!那是2005年朗诵著名作家杨启舫的诗作《矿工万岁》。杨启舫是铁路文工团年轻有为的诗人,俗话说路矿是一家,我曾在中国铁路文工团王志飞与中国煤矿文工团张定涵的婚礼仪式上,为他们将来的孩子取名,男孩叫路矿,女孩叫铁煤,此调侃成为两团演员交流中最常提到的内容,更说明铁路人与煤矿人的情谊。杨启舫的作品中饱含对黑哥们儿的理解与热爱。《矿工万岁》的朗诵者是郭凯敏、贾雨岚、徐涛和我,这个节目安排在第三届中国煤矿艺术节开幕式的开场,诗中写道:你深深弯下的脊背,驮起民族的尊严,你额头闪亮的矿灯,点亮华夏的光辉,矿工万岁。听到这荡气回肠的诗句,黑哥们儿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夜空中回荡,真是激情迸发。

诗人杨启舫的另一首诗,则赞美了黑哥们儿科学管理矿山的精神,《科技擎起平安的天》这首诗用矿山的女人矿山的女儿做丈夫的男人三种身份表达安全生产的重要,把平日里的宣传、单调的重复变以人物的口吻,听起来亲切、中肯。平安是妻子的心,平安是儿女的盼,平安是全家的福,平安是矿山的天,三位演员身着生活服装,像在生活中聊天,非常自然,有时在井下真实环境中朗诵,有时又在背景为井下大巷的舞台上朗诵,黑哥们儿爱听,朗诵结束,总是会在停顿两秒之后,响起赞许的掌声,说明黑哥们儿理解了、思考了、要付诸行动了。而我们深入生活也亲眼看到、体验到现代化矿井的优越和科技对矿工安全所起的保护作用。在河南永煤,天轮下的露天舞台上,我与矿工们一起讲安全,谈体会。在神东上湾煤矿,取得博士学位的矿工在井下操作现代化设备,这些科技成果就像可爱的黑姑娘。工作面上寥寥无几的黑哥们儿,他们早已不黑,在厚厚的煤层前显得那么矫健、那么整洁,下井前穿上的白衬衣一尘不染。开采的煤炭,如瀑布一样下泻,真壮观,真是黑哥们儿歌唱黑姑娘啊!

瞿弦和

《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诗人屈金星诗作的题目。黑姑娘是黑哥们儿对煤、对煤炭事业的爱称,诗人屈金星夫妇均是中国矿业大学的毕业生,屈金星写有大量歌颂煤矿工人的诗歌,其中被朗诵最多、影响最为广泛的应该是这首《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诗歌分为四个段落,最使人感动的是第二段:不管与你定情的夜晚,是风骤还是雨狂,既然走向地心深处,彼此捧出的都是滚烫……在八百米深处,只有你用乌黑的嘴唇,吻我裸露的肩膀,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没有亲身经历和体验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的。屈金星几次向我讲述:我从中国矿业大学采矿系毕业后,到北京房山地方矿工作,和矿工一起摸爬滚打,平日特别寂寞,苦闷时动摇过,但对煤炭的爱战胜了自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一挥而就写了这首诗!

这位后来担任中国矿业报社长助理的诗人总会说起他意外接到的几个电话,他没有想到这首诗的反响如此之大!《中国煤炭报》的记者白晓光来电:中央台正播放你的诗呢!瞿弦和朗诵‘黑姑娘’呢。中国矿业大学校友李春霞来电:部里在黑龙江七台河开工作大会,瞿团在台上正朗诵你的诗,据说是王显政部长点的节目。浙江诗人晩上十一点打来电话:我在杭州电厂晩会里听到你的诗,说情人的,有意思!其实煤电也是一家亲啊!

2006年,山西西山矿务局的杜儿坪矿建矿50年,我们在井口慰问交接班的工人,党委书记谢新民和工会梁建民部长在台阶两侧陪伴我们,谢新民书记拿起小提琴亲自演奏《沉思》为我的朗诵伴奏,没想到每个段落的最后一句都成了齐诵,当我读到煤啊,我的情人之后,全体矿工都会齐声读出我的黑姑娘,他们大声朗诵着,满脸笑容,嘴张着,露出一口白牙。同样,在中国矿业大学校庆的演出现场,我在舞台上朗诵此诗,在校师生和煤炭系统的嘉宾也齐诵着这句。

社会上仍有人歧视煤炭行业,煤黑子的老观念还在影响着人们,这些人往往享受着无尽的光和热,却忘记了那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煤矿工人。

安徽著名诗人周志友曾写过一首《黑之歌》,是那么深沉。诗中写道:有谁歌唱过黑色?有谁理解黑色?黑色,黑色,凝聚着光,它包含热。雄浑的气质,坚定的性格,光的归宿,七彩的综合。

1986年,我去安徽淮南潘一矿,安徽电视台导演陈克西拍摄电视艺术片《黑之歌》(诗歌《黑之歌》TV版荣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他让我朗诵这首诗,那真是一次对黑色这两个字的理解过程。

我们参加拍摄的演员们刚到达潘一矿,陈导便立即组织大家下井体验生活,他说:要想拍好《黑之歌》,就得当一次‘黑哥们儿’。我以为朗诵也要在井下拍,他说:那不方便,我在地面搭了一个模拟巷道,你们带着真实的感觉,一定能拍好!

我并不是第一次下井,早在1964年,我作为中央戏剧学院在校大学生,在山西阳泉一矿下井参观。似乎从那时起,命运就预示着我将一辈子与煤矿结缘。

这次在潘一矿拍摄不同,从大巷到工作面的距离很远,超过了半小时,沿途我观察着黑哥们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环境……黑色的煤壁,黑色的煤车,黑色的头盔,还有一张张黝黑的面庞。要知道驶向工作面的时间是不计算在8小时之内的啊!我们没有直接参加劳动,但已经很累了。对照之下,我们在大城市上班因路途远、堵车发牢骚便显得那么渺小。

陈克西导演祖籍山西,父辈是大同矿区的老前辈,对黑哥们儿格外情深,他要把这首诗拍成类似后来的TV版,他对每一句诗的内涵都不放过。我下井带着走马观花的感觉拍摄,当我读到黑色是质朴的、雄浑的、坚定的,是充满信心和力量的时,觉得心里特别充实。

黑哥们儿个个都很帅气,淮南矿务局工会的周玉鸿不仅英俊,而且是个才子。我跟他接触很多,他会把其参与编辑的煤矿工人的杂志《银河》按时寄到我家;他和《淮南矿工报》的记者一同采访我;他让我结识了学者型的淮南矿务局董事长王源;他安排了我们去谢一矿、新庄孜矿、潘一矿、潘二矿、潘三矿、顾桥矿、潘北矿、张集矿、丁集矿、朱集矿……他所在的矿区宣传部组建了淮煤职工乐团,成员都是矿工,成立那天还让我题写了艺海飘香四个字,我们还拍了一张乐团成立纪念照。他带我去品尝当地特色小吃臭干子,这是一种回味幽香的美食,刚炸出来的臭干子蘸上辣椒,好吃极了,我经常一个人吃一盘。20世纪90年代,他让我主持在体育馆举行的中美文化交流活动彩虹之歌,难忘的是我与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老师同台演出。演出活动展示了黑哥们儿国际文化交流的能力,中美电视台都播出了活动的实况录像。与安徽省电视台共同主办的豆腐节开幕式,我也荣幸地主持了多次,弘扬民间豆腐文化,同时还主持了淮南矿区女高音张伟光独唱音乐会。我与淮南、淮北、新集、皖北的黑哥们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把我当作自家人,几乎年年见面。

1997年在淮南谢一矿的广场,我荣获了荣誉矿工的称号,我在满场黑哥们儿的欢呼声中手捧矿工帽、接过奖杯,我真想高呼一声:矿工万岁!但却哽咽着只说了一句:幸福啊,我也是‘黑哥们儿’。在生命中,我最看重的就是荣誉矿工和乌金大奖,因为这是黑哥们儿对我的认可。

真正喊出矿工万岁!那是2005年朗诵著名作家杨启舫的诗作《矿工万岁》。杨启舫是铁路文工团年轻有为的诗人,俗话说路矿是一家,我曾在中国铁路文工团王志飞与中国煤矿文工团张定涵的婚礼仪式上,为他们将来的孩子取名,男孩叫路矿,女孩叫铁煤,此调侃成为两团演员交流中最常提到的内容,更说明铁路人与煤矿人的情谊。杨启舫的作品中饱含对黑哥们儿的理解与热爱。《矿工万岁》的朗诵者是郭凯敏、贾雨岚、徐涛和我,这个节目安排在第三届中国煤矿艺术节开幕式的开场,诗中写道:你深深弯下的脊背,驮起民族的尊严,你额头闪亮的矿灯,点亮华夏的光辉,矿工万岁。听到这荡气回肠的诗句,黑哥们儿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夜空中回荡,真是激情迸发。

诗人杨启舫的另一首诗,则赞美了黑哥们儿科学管理矿山的精神,《科技擎起平安的天》这首诗用矿山的女人矿山的女儿做丈夫的男人三种身份表达安全生产的重要,把平日里的宣传、单调的重复变以人物的口吻,听起来亲切、中肯。平安是妻子的心,平安是儿女的盼,平安是全家的福,平安是矿山的天,三位演员身着生活服装,像在生活中聊天,非常自然,有时在井下真实环境中朗诵,有时又在背景为井下大巷的舞台上朗诵,黑哥们儿爱听,朗诵结束,总是会在停顿两秒之后,响起赞许的掌声,说明黑哥们儿理解了、思考了、要付诸行动了。而我们深入生活也亲眼看到、体验到现代化矿井的优越和科技对矿工安全所起的保护作用。在河南永煤,天轮下的露天舞台上,我与矿工们一起讲安全,谈体会。在神东上湾煤矿,取得博士学位的矿工在井下操作现代化设备,这些科技成果就像可爱的黑姑娘。工作面上寥寥无几的黑哥们儿,他们早已不黑,在厚厚的煤层前显得那么矫健、那么整洁,下井前穿上的白衬衣一尘不染。开采的煤炭,如瀑布一样下泻,真壮观,真是黑哥们儿歌唱黑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