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皮手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教程 » 多出一个春天

多出一个春天

阿果

七年前蜜月旅行,阿黎和丈夫去了冰岛。投宿在雷克雅未克一栋古朴的小木屋。入住后,胖胖的房东太太,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对他们说,屋子入口挂着的毛衣,是用当地绵羊毛手工编织的,房客外出可以穿,回来时挂回去就可以。腼腆的冰岛人,用独特的方式,把春风般的温暖,传递给远道而来的东方游客。

肩膀织有一圈漂亮花纹的冰岛毛衣,像一个大大的拥抱。无论出门看冰川,还是追极光,阿黎都喜欢穿上,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里,保暖又挡风。

多年后,冰岛毛衣的柔软和体贴,阿黎念念在心。后来阿黎把大山里的老家改成民宿。想着山坞里冬天日照短、风刺骨,不妨也备一些毛织披肩、冷帽,房客出门踏雪、看日出,肯定会用得着。阿黎自己不会编织,就把村里常年手头纳鞋底、编绒线的大妈大婶请到家。在阿黎家的院子里,女人们围成小圆桌一样的圈圈,嘴里说着家长里短,手里针织不停。柳永曾写过一首词,叫《定风波·自春来》,其中有句子: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这词所描画的,便是这般情景吧。笸箩里的线团如大菠萝,轻轻转动,袅袅吐出线,慢慢地,女人们的膝盖头长出姹紫嫣红。阿黎觉得她们在棒针上绕来绕去的不是绒线,而是从心底长出的爱意,充满智慧和希望。一个针环是单薄的,一层层环环相扣,互相牵绊着,拱动着往上,不但能创造出不可穷尽的美,还能长出呵护人的温暖力量。

阿黎很为自己的想法心动。她也学上了编织,从小小的杯垫、杯子套入手。正如前辈们说的,编织并不难,简单的动作重复做,重复的动作用心做,漏针了、织错了,都可以拆了重来。一根线,不但充满生活美学,还有无限的包容与生机。织桌旗,织80年代流行的幸子衫光夫衫样式,还有费尔岛花、浮雕般的阿兰等样式,织成披肩和毛衣。手工织物,矜持地与机织物隔出足够优雅的距离,成了阿黎家吸引人的独特元素。好多入住的房客,对手作物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阿黎就带着房客找村里的妇人预定。村里的大妈大婶忙完家务,多了一份能实现自身价值的活儿,都欢喜得不行。但凡家里摘了新鲜蔬菜,做了点心,都会给阿黎尝尝。她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感激。

只是,恬静的乡居生活只持续了一年多,疫情来了。父母看阿黎愁眉苦脸,就宽慰她说,没生意,那就先找点其他事情做,年轻人有手有脚,还怕没饭吃?阿黎也不愿大好日子就这么蹉跎下去,她在民宿办了爱个毛线的编织沙龙,请了两位村妇做直播,教人织毛衣。她还用大学时选修的俄语,译了一册俄文版的编织图文,分享给大家。有一次,阿黎听一位织友说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支教的儿子,正募集学生用的文体用品和衣物,那边的很多孩子,连一件像样的毛衣都没有。阿黎听了心一颤,想让藏族孩子尽快穿上毛衣,她自掏腰包买回绒线,又出钱把村里擅长编织的女人请到家,大家齐心协力织了一批温暖的棒针毛衣,捐献给甘孜州的孩子。看到穿上新毛衣的孩子们,在镜头里露出因害羞、紧张而红扑扑的笑脸,整个校园都充满欢乐的气息。

阿黎看着看着,笑了,笑得很舒心。仿佛自己的生命,多出来一个春天。她把坏日子,织出了好结果。

阿果

七年前蜜月旅行,阿黎和丈夫去了冰岛。投宿在雷克雅未克一栋古朴的小木屋。入住后,胖胖的房东太太,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对他们说,屋子入口挂着的毛衣,是用当地绵羊毛手工编织的,房客外出可以穿,回来时挂回去就可以。腼腆的冰岛人,用独特的方式,把春风般的温暖,传递给远道而来的东方游客。

肩膀织有一圈漂亮花纹的冰岛毛衣,像一个大大的拥抱。无论出门看冰川,还是追极光,阿黎都喜欢穿上,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里,保暖又挡风。

多年后,冰岛毛衣的柔软和体贴,阿黎念念在心。后来阿黎把大山里的老家改成民宿。想着山坞里冬天日照短、风刺骨,不妨也备一些毛织披肩、冷帽,房客出门踏雪、看日出,肯定会用得着。阿黎自己不会编织,就把村里常年手头纳鞋底、编绒线的大妈大婶请到家。在阿黎家的院子里,女人们围成小圆桌一样的圈圈,嘴里说着家长里短,手里针织不停。柳永曾写过一首词,叫《定风波·自春来》,其中有句子: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这词所描画的,便是这般情景吧。笸箩里的线团如大菠萝,轻轻转动,袅袅吐出线,慢慢地,女人们的膝盖头长出姹紫嫣红。阿黎觉得她们在棒针上绕来绕去的不是绒线,而是从心底长出的爱意,充满智慧和希望。一个针环是单薄的,一层层环环相扣,互相牵绊着,拱动着往上,不但能创造出不可穷尽的美,还能长出呵护人的温暖力量。

阿黎很为自己的想法心动。她也学上了编织,从小小的杯垫、杯子套入手。正如前辈们说的,编织并不难,简单的动作重复做,重复的动作用心做,漏针了、织错了,都可以拆了重来。一根线,不但充满生活美学,还有无限的包容与生机。织桌旗,织80年代流行的幸子衫光夫衫样式,还有费尔岛花、浮雕般的阿兰等样式,织成披肩和毛衣。手工织物,矜持地与机织物隔出足够优雅的距离,成了阿黎家吸引人的独特元素。好多入住的房客,对手作物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阿黎就带着房客找村里的妇人预定。村里的大妈大婶忙完家务,多了一份能实现自身价值的活儿,都欢喜得不行。但凡家里摘了新鲜蔬菜,做了点心,都会给阿黎尝尝。她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感激。

只是,恬静的乡居生活只持续了一年多,疫情来了。父母看阿黎愁眉苦脸,就宽慰她说,没生意,那就先找点其他事情做,年轻人有手有脚,还怕没饭吃?阿黎也不愿大好日子就这么蹉跎下去,她在民宿办了爱个毛线的编织沙龙,请了两位村妇做直播,教人织毛衣。她还用大学时选修的俄语,译了一册俄文版的编织图文,分享给大家。有一次,阿黎听一位织友说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支教的儿子,正募集学生用的文体用品和衣物,那边的很多孩子,连一件像样的毛衣都没有。阿黎听了心一颤,想让藏族孩子尽快穿上毛衣,她自掏腰包买回绒线,又出钱把村里擅长编织的女人请到家,大家齐心协力织了一批温暖的棒针毛衣,捐献给甘孜州的孩子。看到穿上新毛衣的孩子们,在镜头里露出因害羞、紧张而红扑扑的笑脸,整个校园都充满欢乐的气息。

阿黎看着看着,笑了,笑得很舒心。仿佛自己的生命,多出来一个春天。她把坏日子,织出了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