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皮手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教程 » 三次拿下文华大奖的舞蹈编导王舸: 绝处逢生寻求突破

三次拿下文华大奖的舞蹈编导王舸: 绝处逢生寻求突破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上,舞蹈编导王舸的作品《五星出东方》荣获了文华大奖,这是继他编导的《红高粱》《天路》之后,第三部作品拿下文华大奖。而此时的王舸,已在广州为新剧目苦苦创排,艺术就是要把自己逼到绝境,再想办法绝处逢生,这就是他不断攀登艺术高峰的信条。

王舸执导、北京演艺集团创演的舞剧《五星出东方》,讲述了一个从国宝文物汉代织锦护臂生发而来的故事,彰显了民族团结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从立意上,这是一个妥妥的正剧,自带宏大主题,但剧目在全国巡演时,剧场中总是一片欢乐,观众不时发出笑声。这是王舸有意为之,他用喜剧的手法,表现三位主人公从产生误会到放下芥蒂、成为好友的过程,观众沉浸在俏皮的人物形象、可亲的舞蹈动作,以及埋着笑点的情节设计中,自然而然地领会了三位主人公代表的民族团结的寓意。

而这,也是王舸最近几年一直尝试的突破,我想用轻松的方式让观众接受正剧的主题。一直以来,王舸觉得舞剧做得太重了,尤其是在讲重大主题的时候,可严肃的主题为什么不能用轻松的方式讲?这是我们对文化的自信,也更容易让世界接受。

在王舸做上一部舞剧《歌唱祖国》时,他就尝试抓住人物特点,在结婚、生产的片段加入轻喜剧的元素,让观众进入《歌唱祖国》的曲作者王莘的故事中。而在《五星出东方》中,他将喜剧手法贯穿,从头至尾牢牢把握着不同民族主人公的感情变化。人与人的关系和情感是永恒的,也是讲不完的,我关注的就是人物之间的情感。王舸想到自己另一部获得文华大奖的舞剧《天路》,青藏铁路闻名于世,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背后铁道兵的故事,如果能从这个小点去关注那个时代的人,了解他们的付出,就会觉得他们做的事很有意义。

王舸编排的舞剧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舞蹈动作来自生活,也带有很强的叙事性。这也是他坚持多年的理念,用生活来编舞。早年他与青年编导周莉亚合作的《父亲》关注的是老龄化的主题,这个作品就以王舸的父亲为原型。那些父亲夹筷子或快或慢的动作,都来源于现实生活,加上艺术处理,给观众极大的视觉震撼与心灵触动。这是我追求的效果,我不想要那些看上去很美但和生活没有直接关联的东西,我觉得好的作品,一定能实打实地直接敲击观众的内心。

2005年以来,王舸从舞者转型为编导,创作的作品多次荣获文华大奖、中国舞蹈荷花奖等荣誉,他本人也在2022年3月荣获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接下来,还有多部舞剧等着他,王舸坦言确实有压力,随着尝试过的题材越来越多,用过的手法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路越来越窄。王舸开玩笑说,就像一个人川菜、鲁菜各种菜系都吃过了,可选择的味道就越来越少。不过选择越少的时候,就相当于把自己逼到绝境,在这种情况下能绝处逢生的话,一定就有突破。

目前,王舸就又一次把自己逼到绝境,他开始尝试编导带有喜剧色彩的芭蕾舞剧,新剧目暂定名为《雷峰塔》。他说:中国在芭蕾舞领域深耕这么多年,纯中国文化主题的并不多。希望中国芭蕾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格,讲好中国传统故事。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上,舞蹈编导王舸的作品《五星出东方》荣获了文华大奖,这是继他编导的《红高粱》《天路》之后,第三部作品拿下文华大奖。而此时的王舸,已在广州为新剧目苦苦创排,艺术就是要把自己逼到绝境,再想办法绝处逢生,这就是他不断攀登艺术高峰的信条。

王舸执导、北京演艺集团创演的舞剧《五星出东方》,讲述了一个从国宝文物汉代织锦护臂生发而来的故事,彰显了民族团结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从立意上,这是一个妥妥的正剧,自带宏大主题,但剧目在全国巡演时,剧场中总是一片欢乐,观众不时发出笑声。这是王舸有意为之,他用喜剧的手法,表现三位主人公从产生误会到放下芥蒂、成为好友的过程,观众沉浸在俏皮的人物形象、可亲的舞蹈动作,以及埋着笑点的情节设计中,自然而然地领会了三位主人公代表的民族团结的寓意。

而这,也是王舸最近几年一直尝试的突破,我想用轻松的方式让观众接受正剧的主题。一直以来,王舸觉得舞剧做得太重了,尤其是在讲重大主题的时候,可严肃的主题为什么不能用轻松的方式讲?这是我们对文化的自信,也更容易让世界接受。

在王舸做上一部舞剧《歌唱祖国》时,他就尝试抓住人物特点,在结婚、生产的片段加入轻喜剧的元素,让观众进入《歌唱祖国》的曲作者王莘的故事中。而在《五星出东方》中,他将喜剧手法贯穿,从头至尾牢牢把握着不同民族主人公的感情变化。人与人的关系和情感是永恒的,也是讲不完的,我关注的就是人物之间的情感。王舸想到自己另一部获得文华大奖的舞剧《天路》,青藏铁路闻名于世,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背后铁道兵的故事,如果能从这个小点去关注那个时代的人,了解他们的付出,就会觉得他们做的事很有意义。

王舸编排的舞剧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舞蹈动作来自生活,也带有很强的叙事性。这也是他坚持多年的理念,用生活来编舞。早年他与青年编导周莉亚合作的《父亲》关注的是老龄化的主题,这个作品就以王舸的父亲为原型。那些父亲夹筷子或快或慢的动作,都来源于现实生活,加上艺术处理,给观众极大的视觉震撼与心灵触动。这是我追求的效果,我不想要那些看上去很美但和生活没有直接关联的东西,我觉得好的作品,一定能实打实地直接敲击观众的内心。

2005年以来,王舸从舞者转型为编导,创作的作品多次荣获文华大奖、中国舞蹈荷花奖等荣誉,他本人也在2022年3月荣获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接下来,还有多部舞剧等着他,王舸坦言确实有压力,随着尝试过的题材越来越多,用过的手法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路越来越窄。王舸开玩笑说,就像一个人川菜、鲁菜各种菜系都吃过了,可选择的味道就越来越少。不过选择越少的时候,就相当于把自己逼到绝境,在这种情况下能绝处逢生的话,一定就有突破。

目前,王舸就又一次把自己逼到绝境,他开始尝试编导带有喜剧色彩的芭蕾舞剧,新剧目暂定名为《雷峰塔》。他说:中国在芭蕾舞领域深耕这么多年,纯中国文化主题的并不多。希望中国芭蕾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格,讲好中国传统故事。